Latest Entries »

格隆汇2月11日丨大和资本发表研究报告指,港灯(02638.HK)要维持2019年固定每股派息水平,或需要额外借贷,认为派息减少是无可避免,又指港灯股价上升后,其估值较贵,将投资评级由“逊于大市”降至“沽售”,维持目标价6.25港元。

报告指,港灯股价回报于去年上升约10%,而恆指同期跌大约15%,该行认为一是因为投资者期望在内地经济不明朗的情况下,寻求受宏观经济影响有限的派息收益;二是因为即使实行新的《管制计划协议》令回报由9.99%降至8%,料港灯今年的淨利润按年减少24%,但市场仍有部分人希望港灯在今年维持固定的每年派息每股0.4元水平。

报告又指,港灯2019-2023年度发展计划预留大约266亿元的资本开支,用于煤改气项目,较2014=2018年度增加大约104%,但港灯的现金有限,或有需要透过借贷去融资。该行估计,港灯2020底负债或达470亿元,认为要维持固定的派息水平,或需要额外借贷7亿元,但此举将会限制其额外借贷的空间,相信派息减少是无可避免。但该行上调港灯的每股盈利预测4%至8%,以反映新的管制协议资本开支计划等因素。

记得是1963年一个温暖的冬日,阳光刚照到黝黑的石库门与粉白墙面时,我迷糊着眼睛,被外公牵着,高一脚低一脚,走在去老虎灶喝早茶的路上。

当走过“大有康米号”门口,阳光没有了遮挡,直接照在我的脸上。为了避开直射的阳光,我把头扭向左边,稍稍睁开一点眼睛。就在睁眼的瞬间,我看到马路边有一个老人,端坐在老大沽路的“信源当”石库门的前面。

原“大有康米号”位置。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每天,太阳刚刚升起的这个时间,老大沽路马立斯菜场也到了一天中最闹猛的时候。遵循“一日之计在于晨”的人们,从这里开始了一天的忙碌。阳光在老大沽路上的建筑和经过马立斯菜场的每个人身上,都罩上了一层金黄色。在这金黄色的光影之中,一边是熙熙攘攘的人流,另一边是纹丝不动稳坐的老人。

我张大眼睛打量着那个老人。他端坐着,沐浴在阳光里,安详地注视着川流不息的人潮,似乎非常享受这片闹猛。这有什么好看的?我感到,这个喜欢看人来人往的老人是个谜。

“信源当”的石库门前,有两阶宽大的汉白玉台阶。老人把小竹椅放在第二阶台阶上。他坐在这把半新不旧的竹椅上,架着腿,抱着膝,眯着眼,始终望着马立斯菜场那个方向,凝视着买菜和上班的人流。

老人穿了一身洗得十分干净,但又被洗涤过无数次,已严重褪色的中山装。这身中山装是合身精裁的,显然是量身定制的。但是,这套中山装与这条马路上许多人穿的衣服一样,已经让人看不清原本的颜色究竟是湖蓝还是藏青。

在阳光强烈的时候,老人的头上会戴一顶同样褪了色的八角帽,用帽檐遮挡住直射阳光。老人坐在小竹椅上,几乎不动,只有眼睛随着人流而变换注视的方向。老人的脸上,有时会泛出一片淡淡的微笑,淡得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微笑不仅淡,而且还快,快得让人捕捉不到。坐的时间久了,他会把架着的两条腿,互换一下,然后再架好,保持原来的坐姿。

他这种心系市俗,而又置身事外的神情,更加吸引我的注意。起先,我好奇的是,只是看他坐在那儿,却从没见他从石库门里进出过。让我进一步产生好奇的是,他身后那个黑漆的石库门里,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曾经的马立斯菜场周边有众多典当铺。那时有“当铺多于米铺”之说,是解放前比较奇特的社会经济现象。

而后,随着时代更迭,这些典当铺都改为经营其他品类的店铺或民居。马立斯菜场对面的老大沽路146号“信源当”,原先就是一家当铺。不知在哪一年,“信源当”也改为了民居。

当年外婆家的位置(图中左边的房子)和“信源当”的位置。

“信源当”墙高窗少,石库门厚实,明显与周围的石库门建筑不一样。我在外婆家时,天天都要从“信源当”门前走过。那个年代,老大沽路任何一扇大门里都住了很多人家。这些大门由于白天居民进出频繁,所以都是敞开的。唯独“信源当”的大门天天紧闭着,不免增添了一份神秘感。

于是,我下了决心,要去接近这位坐在石库门前的老人。

那天,老人坐的时候,我缓缓来到他的身边。当我接近他的时候,我发现,站着的我居然还没有坐在小椅子上的老人高。我近距离观察他,老人六十来岁,双目炯炯,显得清癯精干,肤色不深不浅,短发稍显花白,前额略已谢顶。

看到我向他走来,他也慈祥地看看我,也许是怕妨碍我玩耍,他把小竹椅往墙边挪了挪,又挪了挪,没有说话。没过两分钟,在我转身的时候,他便站起身,提上竹椅,推开石库门,进屋去了。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老人就消失在石库门里了。

我赶紧跟过去,把头贴在石库门的门缝上,向里探望。石库门里是一个空荡荡的天井,天井的尽头是紧闭的客堂间的落地窗门,其他的什么也没看到。

以后,我仍然会每天路过这个石库门,依然会在不经意间看到那位老人,一把小竹椅,一动不动,端坐在那个地方,注视着人来人往的老大沽路。而我对他的好奇,也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被时间冲淡。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踏入了那个神秘的石库门。

那是1969年的9月初,正是上海秋老虎肆虐的时候,到了晚上,老大沽路上仍然有不少乘风凉的人。我刚刚开学,也没什么家庭作业,晚饭后就来到老大沽路乘凉。

这天晚上,走出大门的时候,觉得老大沽路上人特别少。大家好像都三三两两、陆陆续续,向那位老人住的石库门里走。神秘的石库门竟然打开了,老大沽路上的邻居为什么都进去了?

我快步跑过去,向石库门里探望。所有人都脸向里站着,已经站到了石库门外的汉白玉台阶上。大家都静静的,没人说话,气氛有点严肃。从里面隐约传来无线电播报新闻的声音,但是听不清在说什么。除了大人们的背影,我什么也没看到。

突然,人群中有人低声说,这电视,就像电影。

电视是什么东西?我用双手拨开大人们的腿,拼命往里面挤。挤到人堆前面一看,天井的地上已经黑压压坐满了人,天井的两边也都站得满满的。全神贯注看电视的人,一直站到了石库门外。

我抬眼看去,在客堂间那排落地窗门前,摆了一张小方桌,桌子上叠放了一只老式的直背靠椅,上面摆放了一台巨大(至少16寸)的黑白电视机。电视机顶上,两根长长的天线,叉开了伸向夜空。电视机正在播放重要新闻,是越南主席胡志明去世,周恩来总理赴河内吊唁。

电视新闻一直循环播放着,我也一直占据着好位置,反复观看着,直到人们陆续离开,突然那个常常坐在门口的老人,出现在电视机旁。

老人伸手旋了一下电视机开关,电视屏幕“呲”的一声,就变得乌黑。他拔掉电线插头,收起天线,转过身,站着目送纷纷离去的人群。

此时,我再次凝望他,他的脸上依然是风轻云淡的神情,犹如秋夜的皓月。在一瞬间,我似乎读到了他的心,他的心里充满了的欣慰,就如同这秋夜的繁星。

我也随着渐渐散去的人群,来到老大沽路上。此时的老大沽路,被洁白的月光涂上了一层蓝莹莹的银色,当我轻快地走在上面的时候,感觉自己一下子长大了。

耳边听到有人在小声议论那个老人,我便尾随着去听。

他们说,刚刚那个关电视机的老人,是位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老红军。他不识字,因为身体多有伤病,没有担任领导工作。但是,他的行政级别和待遇可不比当时的一些市领导低。在“信源当”三层楼的石库门里,就住着他的一家。刚才,是他打开家门,让邻里街坊进入他家,一起观看电视节目,了解重大新闻事件。

据说,在1960年代末,上海的电视机拥有量还只以百计,当时家中有电视机的绝大部分是在上海的高级干部,数量也不过几十台。真正的私人电视机极少,也只在那些改造后的大资本家家里。

秋风轻拂着饱经沧桑的老大沽路,明月照耀着“信源当”坚实的门墙。一个懵懂少年,信步在秋风月光下,咀嚼着多年来对一位普通老人的痴迷观察,又似懂非懂地揣摩,端坐街边与打开石库门的老人在想些什么,回家的脚步越来越轻快。

小学四年级以后,我住到建业里父母家中,并转学到岳阳路小学。但是,每次来外婆家,路过“信源当”门前,都会看一眼那个石库门前的汉白玉石阶上,那位老红军还在不在。

有一天,一辆黑色的上海牌轿车停在“信源当”门前,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从石库门里走出来,匆匆坐进小车里。他穿一身褪了色的中山装,脸庞消瘦,身材高大,步伐有力。我似乎在他身上,看到了些许那位老红军年轻时候的模样。

只是,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位老红军,端坐在那里,眯着眼睛,注视着老大沽路上的日起日落,人来人往。

秦皇岛冬天的海竟然是这样的!

海冰,是冬天赐予大海的一份独特礼物。近岸的一小片海水在寒风凛冽中冻结成冰,像是一片玉砌的新大陆。不远处的大海依然波涛汹涌,与近岸这片静寂的海冰相映成趣,共同彰显着冬海的魅力。

而此刻的秦皇岛,已经摇身一变成为冰海之城!

老龙头 摄/卞新亮

老龙头 摄/卞新亮

老龙头 摄/卞新亮

老龙头 摄/王寅

秦皇岛南临渤海,在极寒冷的日子里,海岸线上会悄然出现晶莹的海冰。海冰的面积并不算广,却有着一种别致的壮丽。

站在岸边,可以欣赏近岸海冰的晶莹,远眺大海的滚滚波涛,偶尔还会有孤傲盘旋于冰海之上的鸥鸟,更为这冰天雪地的世界带来独特韵味。

北戴河冰海 摄/卞新亮

北戴河海边 摄/刘利民

漂浮在海面上的片片浮冰似白玉雕成的朵朵莲叶,几艘小船在海面上被海冰与海水共同簇拥着。

北戴河海边 摄/史文全

北戴河海边 摄/张进江

曾经波光粼粼的大海如今覆上层层坚冰,仿佛将时间也随着海浪定格了下来,而岸边的礁石仿佛被“封印”在海冰之中。

摄/史文全

摄/王寅

冰海日出也是冬天一道靓丽的风景。旭光投射在冰面之上,为冰海带来了几分温暖与柔情。

冬天的清晨气温很低,想要看冰海日出的朋友一定要多加衣哦!

冰海日出 摄/张进江

冰海日出 摄/张进江

冰海日出 摄/张进江

夏听涛声,冬赏冰海

远离嘈杂,寻觅静谧

小岛的冰海奇景,

可不要错过了哟~

一月新番《约定的梦幻岛》第5话播出了,这是一部充满了悬疑和智斗、讲述了孩子们如何逃离食用儿农场的动漫。新敌人的到来、新成员的加入、内奸逐渐浮现,孩子们将情况逐渐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的同时形势也变得更加错综复杂。在上一话的结尾,本以为间谍应该是冬,结果诺曼出人意料地说间谍是雷。原来雷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诺曼设下的陷阱,诺曼早就怀疑雷是间谍,这下算是证实了。

雷虽然是间谍,不过他不是诺曼他们的敌人,雷并不是真心为妈妈干活,他当间谍这么多年都在为了能够逃脱农场做准备。雷在很久以前就知道农场的秘密,为了不让妈妈将自己出货,他和妈妈做了一个交易,从此雷就负责监视孩子们。为妈妈干活是当时雷为了保命而在无奈之下做出的最优选择。妈妈也不希望聪明的雷被提前出货,雷能够保守秘密还能当农场的“牧羊犬”,还能从妈妈那里获得报酬,为日后逃脱做好准备。雷也在各方面引导艾玛他们,为逃脱计划出力。

诺曼要求雷做他们这一方的间谍,继续给妈妈干活,这样可以从雷那里获得妈妈的情报,雷也能够控制妈妈、掌控局势。雷同意了,但是要让诺曼欺骗艾玛,假装要让全员逃脱,实际上只让几个人逃脱。诺曼不得不同意,要骗艾玛虽然不难,不过却会让诺曼承受欺骗朋友的精神包袱。

雷的真正身份水落石出了,坦白了真实情况的雷终于可以毫不保留地为逃脱计划出力。虽然孩子们取得了很大进展,但是成员之间不坦诚相待的问题却愈加明显,艾玛他们没有告诉冬和吉尔达事情的真相,诺曼和雷也欺骗着艾玛,让艾玛以为他们真的要让全员都逃脱。这些内部矛盾如果不处理好,就没法齐心协力地将逃脱计划做好。

艾玛发现了孤儿院里的秘密房间,于是五人聚集在一起讨论。这个秘密房间应该就是妈妈向本部进行定期联络的地方,妈妈每天都会在那里向本部汇报。根据雷的分析,调查这个房间其实弊大于利,雷的分析可以说是很理智的,所以雷和诺曼决定不要调查这个秘密房间。

不过冬和吉尔达却很不甘心,他们刚离开就走到秘密房间那里,冬执意要闯入秘密房间,把雷和诺曼的告诫抛到脑后去了。虽然两人找到了秘密房间的门,不过锁住了进不去,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似乎是妈妈来了?值得一提的是动画版在这里相比漫画删改了不少,甚至可以说已经到了魔改的程度了。在漫画中,雷扒窃了妈妈口袋里的万能钥匙之后才去的秘密房间,而且成功用钥匙打开门进去了。而在动画中冬和吉尔达竟然因为没有钥匙进不去。

其实冬和吉尔达的焦急之情也不难理解,毕竟艾玛他们还欺骗着冬和吉尔达,他们还误以为柯尼还活着,当然不愿意放弃希望。当初艾玛他们不想让冬和吉尔达承受太多风险和心理负担,所以没有告诉他们真相,虽然这样比较保险,不过现在看来还真不好说这是不是一个好的做法。孩子们的信任危机正悄然显露,为了成功逃脱需要大家齐心协力,现在他们人心不齐,想法不一,这个矛盾迟早要爆发出来。为了能够应对接下来的困难,孩子们需要互相坦诚相待、信任对方、团结一致。

该文章转载自:超神影院达达兔

月季,是我国十大名花之一,品种繁多,花大色艳,深受广大花友的喜爱。养过月季的花友都知道,想要月季长得好,修剪是一门必修课。特别是冬剪,更是给月季修剪促花的重头戏。月季来年春天能否开花爆盆,就看冬剪剪得好不好了。

这是因为月季是新枝条开花,枝条越往上分级就越细,距离根部越远,水肥输送距离就越长。月季得不到充足的水肥供给,开出来的花又小又少,花型也不标准。所以,我们就需要趁着月季在冬天进入休眠期,通过修剪,来缩短枝条长度,多促分枝,已到达月季春花爆盆的目的。

我国幅员辽阔,南北气候环境差别很大,在不同的气候环境中,长在北方的月季会在冬天进入完全休眠状态,而生长在南方的月季,冬天相对温暖,月季只会半休眠甚至是不休眠。

如果用进入休眠状态的月季冬剪方法,来修剪未休眠的月季,下手太狠,很容易造成月季难以恢复生长,甚至伤流倒苗死亡。月季冬剪,休眠区,不休眠地区区别对待,冬剪有度,月季才能春花开爆盆!

北方休眠地区的冬剪

月季最佳生长温度在15—25℃之间,当气温降到0℃以下时,月季处于自我保护,就会进入休眠状态。北方的花友当看到月季叶子由绿变黄,完全掉落之后,就说明月季已经完全进入休眠状态了,这个时候,就可以动手给月季进行冬剪了。

对于完全休眠了的月季,花主子们可以“下狠手”进行修剪,在一级枝条处下剪刀,缩短水肥输送距离,有利于月季多爆壮笋,多多分化新枝侧芽。

给月季冬剪结束后,记得要将盆土面上落叶和枯枝清理干净,并喷洒石硫合剂,进行清园。月季枝条上下,盆土表面,地面都要喷洒到,这样能有效预防病虫害的发生,来年春天月季的病虫害就会减少很多。

如果这个时候需要给月季翻盆,可以往配土中还如适量的颗粒缓释肥作为底肥,底肥足后劲才足,月季在春天恢复生长之后,才能多多爆壮笋,枝条长势强健,月季春花自然爆满盆!

南方不休眠地区的冬剪

南方的冬天相对温暖,月季不会完全进入休眠状态,如果像休眠地区一样,“下狠手”给月季冬剪,很容易破坏月季的生长状态,不利于月季抽枝生长,如果造成月季伤流死亡,那可真的是哭都没有眼泪啦!

未休眠地区,给月季进行冬剪,应在选在最冷的1月中下旬。将月季植株回剪三分之一或者一半,尽量保留全部一级和部分二级枝条。并适当修剪掉细弱枝、交叉枝、内向枝以及不符合株型要求的枝条,保持月季株型通风、美观即可。

由于月季只是半休眠,甚至不休眠,就算是冬天月季也会持续生长。所以,修剪结束后,水肥一定要更上,这样才能让月季新萌发出来的枝条更粗壮有力!最好每隔半个月左右,就给月季施用一次800倍稀释后的月季专用型的有机营养液,月季营养充足,抽枝又多又壮!

另外,再给未休眠的月季进行冬剪前,最好进行控水。在盆土完全发干,枝条微微打蔫的时候再给月季进行修剪,月季体内水分少,就能有效避免伤流刀面的情况发生啦!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想看月季春花爆盆的你,还不根据月季是否休眠,来给月季进行冬剪!冬剪剪得好,月季枝繁叶茂,春花自然又多又旺,开花爆满盆啦!

该文章转载自:eeuss2019天堂快播电影

春季到来以后,农村野外各种各样的野生植物都已经含苞待放,有些生命力较强的野草,也已经开始生长了。对于许多农民朋友朋友来说,春季不仅是耕田的季节,也同样是吃野菜的好时节,在这个时候农村野外各种各样的美味野菜也都冒出了头,正是采挖的好季节。

刚过完年,吃了不少大鱼大肉等油腻的食物,正好可以吃吃野菜来缓解下,在农村野外最常见的野菜有马齿苋、香椿、荠菜、鱼腥草等,不过今天笔者要给大家分享另外一种野菜,它以前常被农民朋友挖来喂鸡,如今在菜市场上已经卖到6元一斤成稀罕野菜了。

说起这种野菜,正好笔者今天还跟家里长辈一起去田边挖了不少,它就是“马兰头”。在农村里吃马兰头一般都是在3月4月左右,因为农村里有这么一个习俗,那就是在清明节前后吃冷食的习惯,而这个冷食大多就是凉拌马兰头,所以那个时候吃马兰头的最多。

其实2月份左右马兰头在田边就已经有生长了,只不过这个时候比较少,都是零星生长,喜欢尝鲜的朋友还是会在这个时候去采挖。马兰头在我国大部分地区都有分布,不过大多是野生的,多生长于农村的路边、田野、山坡上,特别是田边有很多,所以呢许多耕地的农民朋友也会在种田时顺便挖一些回去吃,或是拿到菜市场上去卖。

马兰头在笔者家乡这边还有个很有意思的名字,叫做“鸡儿菜”,在以前的时候,许多农民朋友都会挖马兰头回去吃,不过有时候吃不完,就会拿去喂鸡,而鸡也很喜欢吃这马兰头,所以后来慢慢就成了一种喂鸡的野草,因此就俗称它为“鸡儿菜”或者“鸡菜”。

到现在这除了挖回来喂鸡野外,也成了不少人春季必吃的野菜之一,它不仅味道鲜美,而且营养价值也是相当的丰富,据说含有丰富的氨基酸、维生素及矿物质等营养元素。

吃马兰头的方法也很多,最简单的就是水焯一下直接凉拌,还有香干马兰头、马兰头包饺子等等。

而马兰头不仅具有着很好的食用价值,同样还有着非常好的药用价值,记得小时候在田里帮父母干活的时候,若是不小心摔伤了,父母就会在田边抓一把马兰头,然后捣烂敷到伤处,过几天就好了。

而据资料《中华本草》所记载,马兰头全草可作草药入药,其味辛、性凉、无毒,具有凉血止血、清热利湿、解毒消肿的功效,可用于吐血、流鼻血、崩漏、紫癜、创伤出血、黄疸、泻痢、水肿、淋浊、感冒、咳嗽、咽痛喉痹、痈肿痔疮、丹毒、小儿疳积等多种病症。

也正是由于马兰头有着这些价值,现在也是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爱,甚至还有不少农民朋友还会专门在菜地里种植那么一些,吃不完的时候还会拿到市场上去卖掉,在笔者家乡这边,马兰头一般卖到6元到10元,相对于用来喂鸡,也算是一种稀罕野菜了。

不过想吃马兰头的话,笔者还是建议亲自去农村田边采挖,这样才能感受到挖野菜的乐趣,不是吗?

读者朋友们,你吃过马兰头吗?你准备去挖马兰头来吃了吗?欢迎留言交流哦!

众所周知,《山海经》中记载了许多极具神秘感的奇异怪兽,有些是恐怖的,有些是可爱的,有些代表着祥和,有些代表着灾难,他们都能引起人们无限的遐想。而我们今天要讲的四只异兽,是最令人着迷的,因为他们,好吃!而且是灵药,吃了大有裨益。

一、鵸鵌(qi tu)

鵸鵌是一种鸟,记录在《山海经》中的《西次三经》中。它们生存在翼望山中,形状像普通的乌鸦,却长着三个脑袋和六条尾巴,能发出像人一样的笑声。传说它们的味道鲜美,而且吃了它的肉还能使人不做恶梦,可以辟凶邪之气,实在是野外探险、亲友聚餐、节日盛宴的必备压轴菜品。

二、讙(huān)

讙是一种野兽,也生存在翼望山中,形状像一般的野猫,它们只有一只眼睛,但有三条尾巴,它们的声音很好听,能赛过上百种动物的鸣叫。传说它们能辟邪,味道不知道怎么样,但是吃了它们的肉能治好黄疸病。它们的处境应该会比较好,起码不会动不动就被人吃了,毕竟声音好听,养着还能辟邪,吃了可惜,但要是很多人患了黄疸病,那就危险了。

三、肥遗

肥遗是一种禽鸟,生存在英山中,形状像一般的鹌鹑鸟,黄身子红嘴巴,传说人们吃了它的肉就能治愈麻疯病。它们的味道应该不错,至少不会难吃,加上吃了它还能杀死体内的寄生虫,估计在远古时代是比较受欢迎的,它们身形短小、易捕捉,实在是开荤时锦上添花的不二之选。

四、灌灌

传说灌灌是一种体型似鸽子的鸟,声音洪亮,传说它们的肉非常好吃,烤熟后更是味道鲜美,很多古籍对它们都有记载,估计是对它们的味道念念不忘。据《汉书·地理志下》记载:“ 溱与洧方灌灌兮,士与女方秉菅兮。”据《晋书·五行志中》记载:“龙从南来登城看,水从西来河灌灌。"虽然它们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效用,不过好吃就够了,不影响它们的受欢迎度。

我想《山海经》的内容虽然有些怪诞,但是吃的这方面古人应该不会骗人吧。我想哪一天真的发现了《山海经》中的异兽的痕迹,而且《山海经》中的异兽可以复活的话,我希望上面这四种异兽可以优先复活,嘿嘿。

该文章转载自:三级换母

2月9日是农历正月初五,也就是民间俗称的“破五节”,按照传统的说法,在过年期间有着许多禁忌,过了初五这一天这许多禁忌都可以“破”了,一切慢慢恢复到大年除夕以前的状态。

由于初五这一天承担了太多人们的希望与憧憬,所以古代这一天的禁忌就特别多,比如在这一天必须吃饺子、不能用生米做饭、不准妇女串门等。

《燕京岁时记》中说:“‘初五日谓之‘破五’,‘破五’之内不得以生米为炊,妇女不得出门。至初六日,则王妃贵主以及宦官等冠帔往来,互相道贺。新婚女子亦于当日归宁,而诸商亦渐次开张贸易矣。”《清裨类钞》也载:“正月初五日为破五,妇女不得出门。”

破五习俗除了以上禁忌外,还有送穷、迎财神以及开市贸易的习俗。

正月初五相传是财神诞辰,为争利市,图吉利,人们以各种方式迎接财神。

据民俗专家介绍,迎财神之俗盛行于明清和民国时期,至今仍流传不息。迎接财神须供羊头与鲤鱼,供羊头有“吉祥”之意,供鲤鱼是图“鱼”与“余”谐音,讨个吉利。人们深信只要能够得到财神显灵,便可发财致富。因此,每到大年初五零时零分,人们就打开大门和窗户,燃香放爆竹,点烟花,向财神表示欢迎。接过财神,大家还要吃路头酒,往往吃到天亮。

除了迎财神,还有送穷神之说。正月初五“送穷”,是我国古代民间一种很有特色的岁时风俗。其意就是祭送穷鬼(穷神)。送穷还有许多别称,诸如“送五穷”、“赶五穷”、“送穷土”、“送穷衣”等。民俗认为,破五前不倒垃圾,能够聚财,否则就倒了“福气”。然而,垃圾堆多了,毕竟影响卫生,所以到初五要倒出去,又有了讲究,叫“送穷”。

这一天,许多地方时兴一种叫做赶“五穷”的风俗。人们黎明就起来放鞭炮,打扫卫生。鞭炮从每间房屋里往外头放,边放边往门外走。说是将一切不吉利的东西、一切妖魔鬼怪都轰将出去,让它们离我们远远的,越远越好。打扫卫生是一种彻底的大扫除。从每间房屋里把垃圾扫出门外。

腊月三十到正月初五以前,一般是不允许搞卫生的,但能扫扫地,只能在屋里扫,垃圾只能先放在屋里的拐角处。特别大年初一,是一扫帚也不能动的,说是动了就将好运气弄掉了。可到破五这一天,却非彻底地搞一回大扫除不可了。等到垃圾扫出大门,扫到一个角落,便也将鞭炮从屋里放到了屋外,于是拿来一个极大的爆竹,放在那垃圾堆上,点燃了,轰隆一声,仪式完毕。人们说:这下子,一切穷气穷鬼都给赶跑了!

“送穷”的方式有很多种。简单的只是清早响着爆竹把垃圾倒出门外完事,复杂些的则要用纸剪一个小人(穷媳妇)送走,称为“扫晴娘”,“五穷妇”,“五穷娘”,甚至还要让她背个装了垃圾的纸袋送在门外,这一习俗又称为“送穷土”,“送穷媳妇出门”。

陕西韩城一带,破五这一天忌出门,而且要将鲜肉放在锅中炙烤,还要爆炒麻豆,令其崩裂发声,认为这样可以崩除穷气,求得财运。此外,还有一些地方,正月初五要吃得特别饱,俗称“填穷坑”。

另外,大年初五这天,民间通行的食俗是吃饺子。江南一代的百姓还有在这天讲究吃财神糕、下面条。因为面条长得像古时候串钱的绳子,下面条寓意给家里添“钱串子”,财源滚滚来。

按照过去的风俗,春节期间大小店铺从大年初一起关门,而在正月初五开市。传说正月初五是财神生日,认为选择这一天开市必将生意兴隆。

正月初五日,山东的一些地方称为“五马日”,并以这一天的阴晴来占当年骡马的凶吉,说这一天晴空万里则主骡马兴旺。有些地区在初五之前妇女不能出门串亲,也不准动尺剪做针线活,还不准生米、生面和生菜下锅,过了这天则不再忌讳。

鲁西南地区在除夕这天把剪刀用线缠住放在床铺的席下压住,到了大年初五这天才能开始使用。临沂、邹城妇女这天不出门、不梳头、不动针钱,据说动了针线会招蝎子、蚰蜒。这天普遍中午吃水饺,也可以吃面条,有“初五吃顿面,一亩打一石”的说法。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康鹏 根据新华网、百度百科、日历网等综合整理,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