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是我的爱好,时间长了就成了一种瘾。爱看书,就爱买书,可是堆在我的书架上的书,虽为数不多,但我也没全部读完,大概就读个百分之八十吧。我看书最多的地方是我的母校,在那个不大的图书馆,从莎士比亚到泰戈尔、马克吐温到莫泊桑、柏拉图到黑格尔等等。当然,中国的诸子百家更是我的所爱,虽然不能全部读懂,但我还是坚持。读书,给我的并不是知识,更不是智慧,只是喜怒哀乐。从那些亦真亦幻感人肺腑的故事和优美绝伦绚丽华藻的文字中出来后,留给我更多的是悲痛和酸楚。

在云卷云舒花开花落中,我淡定但又无法真正的平静。我喜欢第欧根尼的潇洒和“狂妄”,更崇拜亚历山大的英勇无敌。我佩服和敬仰鲁迅的嬉笑怒骂和以笔为枪,也喜欢和向往沈从文的恬静和优雅。我为孔子的哲理箴言所折服,也常常对庄子的逍遥如痴如醉。我曾经悄悄的模仿司汤达笔下的于连,但我却愿意正大光明的做泰戈尔心中之神的仆人。我曾经认真的手抄《道德经》,用心感受上善若水和无为的境界,但我更多是伏案深思,为苏秦“嫂不为炊、父母不与言”继而又“嫂匍匐蛇行”的人生遭遇及残酷而凄凉的社会现实愤懑不平暗自流泪。

读书是一种逃避。说实话,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远离世俗,但又都有那么一点点不满和无奈,所以就以不同的方式来解脱,如醉生梦死。看书也是一种。看多了书上的故事,自以为对现实中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早已厌倦和麻木。但当我听到一位副科级女同事大谈特谈自己的政治及其本人的成就并不满自己的政治不成熟时,我才知道人生是多么的疯狂和无理性,也才知道如果身边围满了这种人,也就无法真正的心静如水,躲在自己构建的象牙塔里做温柔的梦了。这时候,无论我如何的要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也会有一丝丝的冲动。好在我天生悲观,那一点点的冲动很快就会自动熄火,不了了之。

读书时,我尽量使自己简单。长时间以来,我一直热衷于诸如“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并由此热爱罗素、叔本华、老庄、李白、拜伦等。当然我不是说这些人简单,这些人对我来说那是仰之弥高。我的意思是,我身边的人和事都是复杂而诡秘的。置身其中,常常头如斗大,心乱如麻,应付起来不知所措,手忙脚乱,汗如雨下,面红耳赤。为此,我常常怀疑自己的智商。

如果读书就可以成书呆子的话,我承认我可能是。因为我常常进行臆想,也相信“存在就是被感知”。但是最近有人质疑,不许我臆想。他这样叱呵着——我是猫。那我呢,只能是老鼠。所以我得出去走走。

« “南人嗜咸,北人嗜甘”,古人这脑洞怎么开的? DNF:所谓强袭,你真的明白怎么刷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