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百家号作者:嘻嘻看小说

三本古言嫡女宫斗甜文:敢欺负我夫君,皇帝也可以换人当!

1、《嫡女生存手札》作者:西凌月

【文案】上一世,丞相嫡女景宁,遇人不淑,被最心爱的人害死。重生回到了十年前,景宁决定奋起反击,以牙还牙,整治恶毒后母,手撕白莲庶妹!逆天改命,前世欺她辱她之人,都将百倍奉还!女主:“敢欺负我夫君,皇帝也可以换人当!”

【片段赏析】宫女们从她身边过,都捂住了鼻子,露出嫌恶的表情。“这恶心的老太婆怎么还不死!”没有人记得她这个老太婆才是皇帝的结发夫妻。皇帝将她这个结发妻子,扔在冷宫之中受尽折磨,是重情重义吗?皇后郑休宁隔三岔五都来这里折磨她一顿,是心地善良吗? 她想笑,却连笑的力气都没了。赵郢,赵郢,这个昔日里呢喃都觉得微甜的名字,此时念起来却是浓入骨髓的恨意。景宁的思绪有些飘忽,一些记忆如潮水一般涌了过来。景泰六年,还是三皇子的赵郢来丞相府提亲,父亲是不肯她嫁给赵郢的。

“三皇子生性凉薄、不念旧恩,并非良人。”她不听,几欲和赵郢私奔,最终得偿所愿。成婚那夜,赵郢拉着她的手道:“景宁,赵郢这辈子只有你一个妻。”景泰八年,江南突发洪灾,三皇子被冲入洪水,官兵到处搜寻不到,几乎断定为死亡的时候,是她沿着河堤走了三天三夜,将他从泥沙里挖出来的。 赵郢醒来,扑进她的怀里,不顾形象号啕大哭:“景宁,赵郢的命都是你的。”景泰九年,赵郢和六皇子赵夺展开最终的夺嫡之战,她和幼子阿音落在了赵夺的手里,用来威胁赵郢。城楼之上,赵夺的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城楼之下,赵郢骑在马上,两人眼神相碰。“景宁,只要你让我放下刀,我和我的将士们就立即放下刀剑投降。”赵郢对着她大喊。 她怎么忍心让他失去一直争夺的东西并且背负骂名?景宁抱着阿音转身就跳下了城楼。母子俩大难不死,赵郢将两人紧紧地抱进了怀里,许下承诺。“景宁,我如今争得这些,将来一起给阿音。”

旧事如梦一般,景宁怎么都没想到,赵郢登基的第一件事居然是休弃她,以不贞之名将他打入冷宫。娶了她的妹妹休宁,立为皇后,封号淳显,百般宠爱。

2、《良缘喜嫁》作者:百媚千娇

【文案】通往地狱的曼珠沙华次第妖艳盛开,夏安生踏着遍地鲜血,自炼狱中涅槃归来。斗继母,虐渣妹,在复仇的锦绣道路上步步生莲华。有人替她双手沾满血腥,有人默默守护她安生无忧。当泼天的富贵向着她铺天盖地而来时。她醒悟,自己自始至终想要的,也不过是时光静好,岁月安生。她从香闺庭院里勇敢走出,执着坚定地为自己谋求一桩良缘喜嫁。

【片段赏析】“三小姐来了?”人高马大的连婆子忙不迭地起身,谄媚着一副肥腻的笑脸。夏紫芜自鼻端傲慢地轻哼一声,绣金裙裾在脚面上绽开一朵曼妙的莲花,屋内水亮的青石地上倒影了她泼利的影子。一直晕晕沉沉的夏安生陡然一惊,睁开红肿双目,握紧了藏在袖口里的剪刀。夏紫芜紧蹙了凌厉的眉间,斥责身后的连婆子:“二小姐怎么还没有梳洗打扮?文公公的花轿就要临门了!” 连婆子为难地瞅了一身缟素的夏安生一眼,辩解道:“二小姐坚持要给大小姐披麻戴孝,死也不肯换喜服。”“不肯换就扒下来,实在不行就给我绑了,都已经饿了她三天了,还能张牙舞爪的不成?文公公调、教女人的手段在宫里可是出了名的,她不识时务,就要给点苦头尝尝。” 夏紫芜的嗓音尖利,说话就像是两片碎瓷碗茬相互剐蹭,令人无端心中生厌,抖落一地鸡皮疙瘩。夏安生猛然抬起一张憔悴暗黄的小脸,恶狠狠地盯着颐指气使的夏紫芜,逐渐涣散的眸光重新聚拢成一柄利剑。“夏紫芜,我阿姐究竟是怎么死的?”

夏紫芜一怔,尔后掩唇讥讽一笑,轻描淡写地道:“产后血崩而亡,说了八百遍了。”“胡说八道!” 夏安生陡然站起身来,圆睁双目,将眸子里满溢的泪意生生逼回眼眶。“她是你跟薛氏合谋害死的,对不对?我姐姐死后全身上下体无完肤,新伤旧痕交错密布。她在孟家这一年多里,你究竟是怎样苛待她的?”夏紫芜嗤之以鼻,一声冷哼:“她一个低贱的妾室,我教导她一点规矩和本分,理所应当。”

3、《锦堂归燕》作者:风光霁月

【文案】身为丞相嫡女,襁褓中就被换到市井苦苦求生。好容易认祖归宗,却陷入绵绵不绝的内宅争斗中。她想和睦姊妹,孝顺长辈,好好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可极品们一个个都不想让她如愿!所以她认清现实!想要过得好,宅斗谋划少不了!斗白莲,虐绿茶,一手烂牌也能玩逆天。只是——“那个奸臣,别以为收买了我的胃,我就会承包你!”厉害了我的王爷,您这么打的过番邦,害的了忠良,还下得了厨房,家里人知道吗?

【片段赏析】阳月方至,尚未到初八立冬,天气却渐渐地寒冷起来,就连丞相府上院沿廊摆设的几盆老太君最爱的菊花都略显萎靡。府里出了大事,下人无暇顾及,撂秋菊独自傲霜而立。秦嬷嬷搓手呵气的快步进了慈孝园,过穿堂,踏着青石方砖铺就的甬道,脚步匆忙的一路直奔正屋而去,墨绿色细棉斗篷因她行的急切在身后展成个扇形。到廊下,有尚未留头的小丫头子殷勤的双手捧上个温度适中的黄铜暖手炉,“秦嬷嬷回来啦。”

“嗯。”秦嬷嬷撩眼皮瞧了小丫头子一眼,小丫头立即退下了。正屋门外墨绿色福寿不断纹锦绣暖帘被撩起,是大丫鬟吉祥闻声迎了出来。见了秦嬷嬷,吉祥忙拉她到一旁低语:“老太君这会子好些了,姑娘们正陪着说话儿呢。”秦嬷嬷在暖炉上蹭了蹭冰凉的手,低声问:“大夫人这会子在吗?”吉祥摇摇头,葱白指头点了点兴宁园的方向,比了个流泪的手势,“二夫人、三太太都在兴宁园劝着呢。”又正色问:“老爷可将人带回来了?”秦嬷嬷面色凝重的点头。

这下子就连吉祥的脸色也变的微妙起来。二人掀帘子进了屋,将暖手炉撂在外间墙角鼓腿束腰的红木圆几上。秦嬷嬷拍了拍冷的发僵的脸,挤出个适度的微笑,这才快步绕过黑漆雕“喜上眉梢”插屏到了侧厅。与室外相比,老太君平日宴息所用的侧厅此时温暖如春。 阳光透过糊着高丽明纸的格扇窗照射进来,将屋内一应精致的红木雕花摆设镀上一层柔光,座椅上一水儿的淡绿云锦撒花椅搭,地上铺着波斯来的锦绣花开柔软地毡。地当中摆着炭盆,里头早早的燃了上好的银丝碳,有两名珠光宝气的少妇正搬了交杌坐在炭盆旁取暖,另有五名娇俏的少女围在临窗放置的红木如意雕花罗汉床旁或站或坐。

老太君穿了身茶金色云锦对襟盘领褙子,头上戴着同色锦绣镶翡翠的抹额,斜插着一根金镶翡翠花头大簪,正盘膝坐在罗汉床上,背后斜倚着浅绿的弹墨大引枕,拉着个穿着淡蓝褙子的清秀少女说话,表情甚是慈爱,与往昔并无不同。

秦嬷嬷心下凛然,四姑娘果真是最得宠的,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在老太君心里的分量竟然丝毫不减!

“老太君。”秦嬷嬷行了礼。 屋内人不约而同噤声,神色各异的看向她。 老太君阴了脸面,沉声道:“人回来了?”秦嬷嬷小心翼翼的垂首躬身,“是,奴婢在二门上听见人来传话,说是大老爷、二老爷、大爷、二爷带着新来的姑娘进了仪门,奴婢就紧忙来回您的话。”老太君眉头蹙得更紧几分,“可瞧见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人?”不等秦嬷嬷回答,又冷冷道:“怎么就说那个是咱们府里的姑娘呢!我们慧姐儿养了十四年了,我手心儿里捧着,如珠如宝的疼着,怎么就从亲孙女变成假孙女了!”话音方落,老太君身旁紧挨着坐的蓝衣少女便又嘤嘤啜泣起来。

好了,今天的小说就推荐完了,关注小编不迷路,小编带你上高速,以后每天小编都会给你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给大家看,喜欢小编的小伙伴们记得关注小编,那我们下期再见了!

« 唐代《诗经》学和唐诗的形成 合肥“十大公园”有望今年内全开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