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柏芝镇楼,她的颜是真的很经打啊!!!

《阮陈恩静》

作者:吕亦涵

香港商人阮东廷为了照顾前女友何秋霜,与歌女陈恩静结婚,并事先明言,这是场有名无实的婚姻。

可婚后阮家却接二连三地发生怪事:先是娱乐记者过分关注阮、陈二人的婚姻;再是阮家莫名出现的几个监控器;三是阮东廷任CEO的阮氏酒店出现了员工中毒案,阮东廷的妹妹阮初云被牵涉进去,可就在问题即将解决时,初云车祸身亡。

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正常的交通事故,可心思缜密的恩静却认为事故与何秋霜有关,并坚持查案。

阮、陈二人的关系因这件事越来越紧张,最终恩静是否能揭开事故背后的秘密?阮氏夫妇是否能破镜重圆?阮陈恩静这四个字,是否能继续存在于世人眼前?

《笼中月》

作者:岛頔

黄鹦是他的金丝雀,也是他的信仰。

《善男信女》

作者:步微澜

我不是天使,你也并非良人。

《烟灰系美男》

作者:喵陈陈

米雅觉得顾爵是个烟灰色的美男子,像香烟一样让人上瘾的纯男人,从遇上他,她就开始无数次被这个男人的直线球狠狠击中——

他是这样告白的:“乐队弟弟们缺个嫂子做饭,你要不要跟了我?”

他被采访时坦然承认爱好:“摇滚,烟酒,我女人。”

在她被人欺负时:“米小雅你知不知道,只有我能惹你哭。”

被漂亮女模特告白后:“米雅你觉得我喜欢她?丫典型一欲求不满唧唧歪歪的臭怨妇。”

在强吻自己时:“全香港都知道你是我顾爵的女人,难道我不该对你做些什么?” 演唱会上他是这样霸气地公开恋情的:“下面这首温柔的摇滚,送给你们嫂子。”

遭到拒绝时他直接把她打横扛走:“先考虑考虑,一会儿你怎么求饶,小爷才放过你。”

爱上一个性感毒舌,满嘴京片子,又24雅表示,生活就是这样的星湖……

《盗情》

作者:周玉

她是二十一世纪最负盛名的神偷之一,她是黑市上经久不衰的车王神话,她一个风一般的女子,潇洒来去,快意人生。

他是黑道上数一数二的豪门大佬,铁血无情心狠手辣,没想到有人敢太岁头上动土,动了他的财物。

既然是有人嫌命长了,他就替她来收。

是情,是爱,是恨,是伤,一切扑朔迷离

《保镖1997》

作者:兜兜麼

1997年1月2日,耶诞节与新年的连番假期刚刚结束,西伯利亚寒潮余威尚在,嘉利大厦的五级大火连烧24小时,上月11日本埠长官新鲜出炉,新闻热炒95线巴士泊在石排湾被童党烧光。

比利山别墅,泳池的波光来回摇晃着半山繁华,他隔着雨意蒙蒙的窗,穿过一对“好好夫妻”尖声刺耳的诅咒,未打灯的屋檐下遇见她——

于是在此阴冷沉默的夜晚,撞见一树阒然花开。

“江小姐,这位是肖劲。”

《孤岛之鲸》

作者:兜兜麽

一座孤岛,一位失忆新娘,一个步步紧逼的“丈夫”。

【在她两面胯骨之间,有一道黑色纹身,似咒语,横在她原本无暇的皮肤上。

他忽然间变得痴迷,轻轻呼唤着她的名字,“阿阮——”亲昵似缠绵时、滴汗时的沙哑呢喃。

他的唇微凉,落在这一串咒语似的纹身上。

阮唯问:“这是什么?”

陆慎答:“这是我们的婚姻誓言。”

她侧过身,从落地镜中看清这一串花体字纹身——

“Slave belongs to S”

S

Shen。】

《我的私人劳家卓》

作者:乔维安

那日在生活台,看到那个首首情歌出街唱透香江的填词人,他语态从容,淡寥几句:恋人到最后……最后的最后,可能只是一个同桌吃饭的人,一起看电影的人,你不必一个人去戏院,去餐厅,而当你有性需要的时候有一个伴,我认为到最后也只是如此。

林生是我心头爱,可是大抵他也未必能明白,比这更悲哀的莫过于,你对着一个人同桌吃饭齐齐三年,仍未算是恋人。

劳家卓同我,便是这样的两人。

《七十年代神算生涯》

作者:山楂丸子

1975年,香港金鱼街。

“七哥,嘱你一句,近几日少食辛辣,注意身体。”

贺喜笑意盈盈,将一张红衫鱼上交给这位旺角新米饭班主。

“妹妹仔,好些读书,小小年纪莫学你契爷,算命看相,驱邪镇煞,你行?”

半月已过,这位威震金鱼街的七哥出院之后,头件事便是拎上蔬果拜访“贺大师”。

《香江往事》

作者:山楂丸子

1971年,香港黄门戏院。

又生被人拦住,那人道,“妹妹仔靓过港姐,有无兴趣拍戏?”

又生反问,“拍戏有无益处?”

那人道,“穿靓衫,拎名袋,住半山大屋,请马姐管家,出入有车接送。”

又生无奈,“吴导,你在给我画饼充饥?”

那人笑眯眯点头,“有饼才有动力,妹妹仔醒目,假以时日稍作训练,一炮而红未可知。”

......

喜欢看书的筒子们记得点赞哦~

« 科创板50万门槛 “挡”住多少投资者? 5大年轻的当家球星:19岁东契奇成独行侠老大,有人22岁打全明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