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文化与希腊文化有哪些相似性?商文化与希腊文化相似性颇多,墨子、庄子、宋襄公等宋国商文化保留地,有灵性,想得开,玩得脱。东晋人玩玄学玩傻了,硬把老子庄子捆绑,开创“老庄”一词,实是风马牛不相及也。

在中国还能和保守煮义沾点边的,有天然灵性秩序之光的,就只剩这点宋地(商丘)文化了。可这文化已被周政入侵得不成样,连成语词典中的贬义词,什么邯郸学步,买椟还珠……都用造史法嘲弄商之后裔宋。

到宋襄公弘水之战后,此中国的唯一灵性文化,从此退出历史,与窝人绝缘。造就这个绝缘体的罪魁祸首就是岐山脚下的羌戎姬姓部落+姜氏部落。这伙人自称正统,创造“华夏”一词,编造了一个关于妲己的优美故事,东侵商文化(宋地),创易经思维周政礼乐。所幸,春秋衰落后,百家争鸣,灵性具足。华夏之地开始有点像人呆的地方。而昙花一现,姜氏部落的齐鲁复僻周政创儒,从此,杨朱类灵性的东西再次遗失,就没有然后了。

杨朱、墨子、宋襄公、禽滑厘

杨朱是周文化边缘地秦文化产物,墨子是宋国,内亚迦太基文化东迁,商文化产物,包括宋襄公,庄子之辈。商文化才是符合秩序的淆问。墨子天道乃指“天然秩序”,和西方“上帝律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墨子、庄子、宋襄公为之奋斗,强烈反嘲人为秩序的“理想大同”。

阿姨说过:hei社会和jiao会是底层共同体秩序的基础。一语道破了老墨建立“巨子”江湖的初心。孔二娃子三纲五常的尊卑秩序,就是这种人为秩序“理想大同”的““供”低配版。这也和崇尚自由的商文化后裔们格格不入,被庄子嘲笑得体无完肤。

孔子怎么也不会明白:千金卿相尊位的祭祀神牛为什么比不上泥坑里的乌龟?同理,孟子老先生也不会理解“禽兽不如,一毛不拔”的杨朱。姜太公杀死狂介、华士兄弟的那一刻,其实这些具备灵性的商文化——真正的“华夏文化”就已经和中国人背道而驰,越走越远。

杨朱作为秦国人,东亚边缘文化思想,保留了这种灵动。禽子是墨子首席弟·子,活动在秦国(墨家总·部),也在坚守这种文明。但是法老秩序的洪流还是该来的要来!因为在下雨天(洪水),“平等”与“供”最配哦……自从代表“ren民群众”的陈胜吴广扯出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口号,中国老百姓三千年一个接一个的耳光就没少挨,很公平!

到这时,大国终于崛起,“自古以来”咱们最有平等理念,最牛13。人的心不拒绝神性,但孔二这种人的思维总试图克制一切神性。中国式道儒佛思维拒绝秩序,但能消耗一切秩序,属于同一个历史公式。历史上内亚与东亚秩序关系,也是如此。

周礼创人政之恶 六韬创兵者诡道之河

诡道思维,羌狄游牧农耕化后的思维,姬昌《周易》思维,公旦《礼乐》思维,周之散沙心诀,子牙《六韬》之道,衍生一切所谓中国骄傲,产生坚定的“克制一切神性”的吞噬力。如黑洞般吸收一切秩序,消耗一切文明。而且不担心无动力,因为灰烬后,自有干柴涌来。隋唐鲜卑,五代沙陀,契丹党项,蒙古,满清,马列……哪个不是当柴烧?

孔子发展在孔伋时,已有心性论之说,即人心有善有恶。其后,孟子发展出性善论,荀子发展出性恶论。一个通向陆九渊、王阳明的心学,致良知。一个至李斯、至韩非,权法之至,成帝王学。儒法修得千年身,从来没有停止过装13。

乾隆等明君就是这样的人,爱民如子,sha人也如籽,儒法不并行,成不了事。M对老百姓照样有颗“为ren民服务”的心,同时把百姓当刍狗,一点也没有违和感。刍狗也要有刍的一面嘛,把草刍成一狗,刍狗祭祀之前乃神物,斯声底里:ren民wan岁。桂枝文化的“好”元素,就如这“ren民wan岁”一样,谁能说不好?

这与盎格鲁系的限·制帝权不一样,只能维持一个颤颤巍巍的平衡,帝王士大夫武将,都需要这种平衡,不然帝王真会抑郁会疯的,如西晋、东晋,疯了不少皇帝。只要能平衡,要什么秩序?!要什么善恶?!敌人fan对的我就支持,敌人支持的我就fan对!

在这种文化下,就算把“天然秩序”引进中国,比如中式基徒也必然带着民间佛道思维,路上摔了个跤会反省没有好好做祷告。做个神经疯裂梦,会说是上D启示。捐钱如烧香,和佛教做善事图平安心理一样。佛祖改头换面成耶·稣,阿弥陀佛变成哈你路亚而已。

这一切,都是因为从周易礼乐为开始,墨子、庄子、杨朱、宋襄公为落没标志,灵性就不在属于桂国。贵族、门阀、土豪的路径走完,剩下的只有游士、策士、雇佣兵、liu氓wu产者的残喘。

古代人没有逻辑德性,就是因为没有这种商文化的灵性,也没有逻辑更深层的渐渐做为个体的向内性思维。缺这个思维,别说逻辑,连自尊、自我、自由、自爱……什么也没有。人际交往喜欢感叹:我对你做这么多,你必须感激我。一一有逻辑吗?

你是你,我是我,人与人有界线,不以任何外在事物左右。你做是你做,我感激是我感激。我应该感激还是不感激,在于我的判·断,而不在于你的论断。这才是逻辑,杨朱、庄子的逻辑!接下来,人是求自我的“判·断”还是他人的“论断”,就造成了两种趋势:求“判·断”的,自然为了不判·断失误而求真务理,发展下去,就是阳光明媚。

而求“论断”的,无他我边界线的,就简单多了,直接站队立场。孔曰“名正则言顺”立场对,则“道理”对。如此这般,就没有追求“道理”的必要。一代代薪火相承,一个不讲“道理”的民族自然产生。究其根由,就是把老子当成庄子,把阴谋当成了智慧,把无耻当成了幽默,把僭主当成了明君,把野蛮当成了华夏……三千年来,渐渐与“文明社会”,风马牛不及。

« 女主是医生的甜文,人美心善,悬壶济世,让他不知不觉就动了心! “猪笼入水”“剥光猪”…确认过眼神,我们都是广东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