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大年初七,很多人已经开始返程上班,而我早早请了年假,因为三十三岁的我终于在今天迎来了自己的婚礼。这一天我想象过很久,也期盼过很多,爱情并不是只有女生会幻想,到了我这样的年纪虽已麻木,但仍充满期待。

她是我工作时认识的姑娘,英语八级,也有着不错的学历。比我小三岁,谈不上样貌出众。但却也性格开朗。我们本来只是工作上的点头之交,在去年大病住院时她却经常过来看我,平时我本就没有什么朋友,她这样的热情让我对她深添好感。病好后的我开始以感谢经常约她吃饭,之后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

我的家是农村的,她的家也是农村的。我们已经在一起两年了,之前存钱买的房也差不多可以入住,所以结婚的时间应该到了。我们开始计划各种事宜,那时候本就不小的我们仿佛回到孩子那样喜悦,开始想象着我们爱情开花结果的样子。

我们上班的地方离新房有点远,所以我认为应该买辆车婚后会方便一些。只是她突然开始跟你谈起车主的名字,他说房子是写的我的名字,而车应该写她的名字,虽然她没出一分钱,但我觉得这是女生天生缺少安全感所致,买车的时候我还是写了她的名字。

我们开始走着结婚应有的流程,我带着我高兴的父母去像他们家提亲。我知道爸妈期待我结婚太久太久了。几位长辈聊的很好也很愉快,她的家里跟我一样过于偏远,但是却民风“淳朴”。我们开始询问他们这的讲究跟规矩,我们开始谈论起彩礼。只是她的父母可能知道了我买车写的她女儿的名字,所以什么也没要,谈论起摆酒时,因为我一家都在外打工,而所有的亲戚也是这样。我们没来得及通知,所以暂不摆酒。而她妈妈说她们恩施这嫁女儿要比嫁儿子还重视,所以在她们这边亲戚街坊都会请到,所以会办差不多八十桌左右。我的父母一向都很老实质朴,就听从了她父母的安排先在她们这边摆酒。

过年放假了,我去到了恩施陪她一起操办婚礼事宜,她妈妈突然说这边摆酒收到的红包是由她们女方父母收,但是摆酒的钱还得我来出,我当然没问题,这边酒席不算很贵,大概摆酒需要四万多,我给了五万怕有什么别的开销。

过年她妈妈说马上结婚了,要给几个叔叔舅舅爷爷拜年,我说应该的,除了买一些必须的礼品还需要给他们红包。记得去年上门第一次见面时也是这样,我也高兴的陪着他们前往。

过年吃饭的时候她妈妈说她哥哥最近遇到一些问题需要处理一下,需要用钱,我也觉得没有问题,毕竟现在已经可以算是一家人,遇到问题就一起解决,能帮一些是一些。我又给了三万。

拜年的时候她突然说婚礼的事情她妈妈费了好多心,出了好多力。而我的父母像什么也没管一样,完全没有费一点心。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鼻子有点酸酸的。从小父母没少为我的事情操心,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族,买房买车的事情没少帮我,现在这么大的年纪还在外面打工。我现在好了却没为他们做一点点的事情,没有孝顺他们二老,如今还被她这样数落,我有点怀疑这是我要找的共度一生那个人吗?

刚刚她的妈妈把我拉到一边,说钱用完了,让我赶快打钱,不然婚礼很难办下去。还记得刚刚司仪说的很多我都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愿不愿意的时候,我有那么瞬间的犹豫,这是我要的爱情吗?这样的岳母能够婚后如同我尊重她一样尊重我的爸妈吗?她还会如初那般对待我的父母吗。

« 旧厨房翻新改造注意事项!不考虑这些只会越改越差 2019微信心情说说,句句霸气,值得你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