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洞见 Chengchen

愿你遍历山河,仍觉得人间值得。

盼望着,盼望着,2019的新春如约而至。

此刻的你,也许已和家人久别重逢,享受团圆;也许仍然漂泊,独在异乡为异客。

同样的春节,对不同的人来说,有不同的感受。

古人留下的这7首诗,道尽过年的滋味,值得一读。

《元日》

宋王安石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王安石的《元日》,是把春节写得最为热闹的一首诗。

在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中,人们辞旧迎新。

春风送来了融融暖意,一家人欢饮屠苏酒,好不惬意。

初春的朝阳下,千家万户正忙着换新桃符,一派盎然。

作这首诗的时候,诗人正出任宰相,他力主新政,想到变法的新气象,不禁心生喜悦。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我们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和往事清零”。

过年,对每个人来说,其实是一次与过去的自己告别。

卸下过去一年所有的疲惫,休养生息,然后满血复活,春暖花开。

《守岁》

宋苏轼

欲知垂尽岁,有似赴壑蛇。

修鳞半已没,去意谁能遮。

况欲系其尾,虽勤知奈何。

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

晨鸡且勿唱,更鼓畏添挝。

坐久灯烬落,起看北斗斜。

明年岂无年,心事恐蹉跎。

努力尽今夕,少年犹可夸。

小时候,我一直有个疑惑,为什么除夕之夜人们都要守岁。

直到读了苏轼这首诗,才恍然大悟。

原来流逝的岁月宛如游向幽壑的长蛇,为了抓住它的尾巴,才强忍困意,相守夜间。

纪昀对这个比喻很是欣赏,说是“真景”,是人人守岁都有过的感受。

每逢春节,“为什么要回家过年”的话题总是被人不胜其烦地谈起,我想,答案应该就是:一家人一起守岁的时光,最温暖。

家人闲坐,灯火可亲;老少一堂,言笑晏晏。

这番其乐融融之景,便是过年。

《除夜作》

唐高适

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

故乡今夜思千里,愁鬓明朝又一年。

不是每个人都能在除夕夜与家人团圆,高适的这首诗就是另一种情景。

他眼看着窗外家家户户灯火通明,炊烟袅袅,而自己却身居客舍,不禁黯然神伤。

身为异乡客,沦为忆乡人。

寒灯影只,孤月高悬,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故乡今夜思千里”,我思念着故乡,故乡的亲人想必也在思念着我吧。

作家刘亮程说:“我把故乡隐藏在身后,单枪匹马去闯荡生活。我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走动,居住和生活,但那不是我的。”

最初的我们,总渴望出人头地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后来才发现那个我们当初逃离的故乡,一直是我们魂牵梦绕的地方。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过年的时候响起。

《岁除夜会乐城张少府宅》

唐孟浩然

畴昔通家好,相知无间然。

续明催画烛,守岁接长筵。

旧曲梅花唱,新正柏酒传。

客行随处乐,不见度年年。

这一年的除夕,孟浩然是在乐成张子容的官邸度过的。

孟浩然与张子容,既有同乡之谊,又是通家之好,两人年轻时曾同隐鹿门山,晨夕相处,亲密无间。

此次孟浩然远道来访,张子容当然热情接待。

除夕之夜,灯火辉煌,画烛高烧,筵备珍馐,酒斟柏叶。

他们一边品尝着新酿的柏叶酒,一边畅叙着别后离情,席间还有梅花古曲助兴,家常的快乐,难以言表。

过年了,远在他乡的你,倘若未能与亲人团聚,与朋闲坐,叙阔谈笑,不也别有一番滋味吗?

阔别已久矣,别来无恙否?

三两好友,推杯换盏,围炉夜话,亦是人生好光景。

《桂州腊夜》

唐戎昱

坐到三更尽,归仍万里赊。

雪声偏傍竹,寒梦不离家。

晓角分残漏,孤灯落碎花。

二年随骠骑,辛苦向天涯。

公元779年,这年除夕夜对戎昱来说,一定非常难捱。

诗人离乡万里,思归无计。

雪落在竹林上,风飒飒作响,更鼓声歇,清晓号角声悲凉,他望着孤灯的断碎余烬,就这样熬过了漫漫长夜。

这两年戎昱离家在外,跟随骠骑,艰辛劳苦,岁暮还滞留天涯。

他是诗人,更是一名战士。

董卿在《朗读者》的舞台上,曾读过一位战士的墓志铭:“对于世界,你是一名战士,但是对于我,你是全世界。”

当我们阖家团圆的时候,边防士兵还在风雪中守疆尽责。

岁月静好,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

《癸巳除夕偶成》

清黄景仁

千家笑语漏迟迟,忧患潜从物外知。

悄立市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

我一直以为,过年应是最放松的时候。

读到黄景仁的这首诗,才发现原来有的人,生活多烦忧。

千家万户都在守岁迎春,一片欢声笑语的时候,诗人独自在桥上昂首而立,陷入沉思。

他凝望着夜空,把一颗明星观看了多时,屋内的喜乐似乎与他无关,心中只有家国天下的忧患。

新春佳节,有的人即使回到了家中,依然心系工作,挂心琐事。

作家益西降措仁波切曾说过:“过年的时候,工作的事情不要谈,全家人团团圆圆地过个年,一起吃饭,一起开心,特别重要。”

在这个春节假期,且把烦忧放下,放松身心,欢乐到天明。

《除夜》

唐白居易

病眼少眠非守岁,老心多感又临春。

火销灯尽天明后,便是平头六十人。

白居易可能是唐代对时间最敏感的诗人吧,在生命每个阶段的除夕夜,他都会赋诗一首。

此时的他,待到灯烛燃尽,天亮之后,就年过花甲了。

回首半生,宦海沉浮,再加上染了眼疾,更容易多愁善感。

岁月不知人间冷暖 ,人间不识岁月蹉跎。

过年,正如过生日,对孩提来说,添岁了,成长了,翘首以待,满心欢喜;

而对于老年人,齿老了,体衰了,不由嗟叹,心下凄然。

成长,在一夕之间;衰老,也感觉转瞬即至。

三毛说:“我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待明白过来时,只有认真地老去。”

既然岁月留不住,坦然面对后半生。

新春佳节,无论你品尝了哪种过年的滋味,敬往事一杯酒,从此不回头。

愿你遍历山河,仍觉得人间值得。

愿你新的一年,被生活温柔以待。

« AMD Radeon VII VS RTX2080谁更强?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天衣无缝》大结局并没说尽,女特务能活得久?贵翼可没这么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