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月8日开始,安徽境内27个市县出现降雪,其中合肥东部、滁州和马鞍山等地积雪深度5~17厘米。时值春运节后返乡高峰,降雪给铁路和公路交通造成较大影响,京沪高铁和沪宁城际铁路数十趟高铁晚点,安徽境内十余条高速封闭。导致部分返程车辆滞留高速入口长达十几小时,部分乘客不得不选择在车内过夜。图为济广高速霍山入口积压的车辆密密匝匝。

据悉,受降雪影响,安徽省气象台2019年02月08日10时30分变更发布道路结冰黄色预警信号,12小时内沿江江北大部分地区可能出现对交通有影响的道路结冰。为了防止道路事故和大面积交通拥堵,从当天下午开始,境内十余条高速开始对入口开始关闭,部分在高速上行驶的车辆,也被高速交警陆续从就近的出口分流,由于部分国道也结冰,被分流的车辆很多被积压在高速入口。

2月9日上午,随着气温的升高,部分高速开始放行,但位于大别山区的济广高速部分入口依然关闭。图为2月9日上午,济广高速安徽霍山入口依然封闭。

张瑞友来自安徽阜阳,过完年后带着父亲、妻子和三个孩子开车前往福建漳州。2月8日下午出发,一路上小心翼翼,开了将近6个小时,才走了一百多公里,由于前方道路结冰,晚上10点多钟,在高速交警的引导下,从霍山出口下了高速。

由于无处可去,又不知道高速啥时放行,张瑞友将车子停在高速口附近,一家六口窝在车上过了一个通宵。父亲坐在副驾驶上,妻子和两个孩子坐在后排上,儿子则躺在后备箱的行李上。

张瑞友的最小的孩子只有几个月大,一路上由妻子抱着,晚上就是裹着毯子过夜。张瑞友说,从阜阳到霍山一百多公里就花了将近20个小时了,从霍山到漳州还有一千多公里,不知道还有多长时间。

霍山高速入口,董方林裹着一个棉被坐在驾驶室里。董方林来自河南,驾车前往厦门。2月8日从河南出发,晚上8点多钟沿着济广高速,经过安徽霍山境内时,在交警引导下,出了高速,晚上也是在车子里过夜。

董方林的车子里也载着一家五口,为了防止堵车,特意带了几床被褥。目前董方林一家从河南刚刚进入安徽境内不久,只走了八分之一的路程,还需要多久,他并不知道。

在霍山高速入口,像张瑞友和董方林这样,被交警分流下来的乘客还有很多,他们都是在高速口过了一个通宵。

图为2月9日上午,大量积压车辆的司机呆在高速入口,等待冰雪融化,高速放行。

图为一对湖南的夫妻,从蚌埠返回湖南,下午四点出发,晚上8点多被引导下了高速。

图为一个乘客在车子后排呼呼大睡。

来自深圳的曹女士一脸愁容,他们一家从山东开车回深圳,进入安徽境内遭遇大雪,路上尝试了三条高速,结果都遭遇封路。从安徽霍山分流下了高速后,准备尝试国道和省道,结果依然是封路。

由于济广高速穿越大别山,其中有很多高架桥梁,道路容易结冰,截止发稿时,南下方向依然处于封闭状态。最要命的是,根据中央气象台发布天气提示:8日夜间至10日,江淮等地有小到中雪或雨转雪(雨夹雪),局地有大雪。之后的12-14日及15-16日,江淮等地还将有雨雪过程,这意味着春运返程路将极其艰难。(江雨 文/图)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 华为文化:请下属吃饭越多,提拔得越快! 情人节私语,你的专属表白句子已送达,请套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