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家乡两年多,第一次回家探亲异常兴奋,出了师部营门,仿佛时间停止了,世界万物静悄悄的,只剩下心脏在一下一下,咕咚咕咚地加速跳着,像只快乐的兔子,在胸口乱蹦。喜悦占据了路上的景色,眼前浮现的全是家乡熟悉的稻田、土马路、村庄和学校,妈妈的佳肴,还有父亲的守望。恨不得马上飞回合肥,站在村口前,看到亲人,一刻没有耽搁,直奔火车站,跳上大连开往上海的T131次火车。二十多个小时跋涉一点也不感觉到累,家乡的念,喜悦的心,一路之上毫无困意,随着火车的南行,更加精神,在蚌埠站换乘去合肥的车,终于进入了合肥境内,踏上了久违的故乡。

在火车站出站口一眼就看到了姐姐,摆手打招呼,姐姐还是老样子,总是那么乐观。

“姐,我这么大了,不用接,家里忙吧!”

“家里准备插秧了,妈在家等你。”

“家里都好吧?”

“家里都挺好,没有变化,还是老样子。”

和姐坐上合肥至三河镇的汽车,沿途的村舍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和两年前一样,没有丝毫变化,离家越来越近。下车的地方就是苏小中学,适逢七月暑假,不见一人,操场上荒草稀疏蔓延,大门半开着,门口商店依旧开张,老板还是那时的模样,增加一个修补汽车轮胎的摊子和招牌。

一条笔直的马路通到我家,这条马路不知道走过多少遍,数不清了,错落有致的村庄被一望无际的庄稼地包围着,几棵高大的树木像慈祥的老人一样静静地守护在村旁,盼望着自己孩子早日归乡,一草一木既熟悉,又亲切。走了约2两里地,到了佘祠小学,放眼望去,小学已改建成养殖场,才两年多时间,佘词小学停办,触物伤情,不禁想起曾经在这里朝夕相处的同学和老师,这里曾留下无数童年往事和熟悉的面孔,一幅幅生动画面,一幕幕嬉戏场景,不断浮现脑海......

现在你们在哪里?也不知道何年何时才能相见!

愿一切安好!

一进家门,看到妈妈围着围裙,正站在院内向门口张望着,一眼看到了我,简单的问候后,便拉着我到了厨房,爸还在地里干活,傍晚才回来。厨房里飘散着肥西老母鸡的味道,桌子上是我爱吃的炒菜,还有啤酒,妈妈准备得好丰盛,不断往我碗里夹菜添汤,一下子把两天的饭都补回来了。

家里房子是上小学时再次新盖的,楼下四间房,楼上两间,和一个超大的平台,厨房是独立的瓦房,面南而建,东西是储物间,放的生产工具和杂物,建有鸡舍,构成了前后一个四合院。院子里的水泥地面已经破损了,露出了红褐色砖头,缝隙处长出了杂草。房屋的南面,有三个篮球场大小的菜地,种满了各种蔬菜,通往水塘的两侧,还有几颗梨树,枝头多年没有修剪,凌乱交错,有气无力矗立着。

第二天家里插秧,跟着爸妈和姐姐一起下地,多少也能干点。插秧没有啥技术,虽然以前在家上学很少干农活,看也看会了,从小就是农民,天性使然。姐姐农忙的时候放下合肥粮店生意,回家帮爸妈干活,这些年帮家里很多忙,时常抽空回来探望爸妈,哥哥嫂子在城里做建筑工,有时在收稻谷的时候回来干两天农活。插秧是个苦力活,锻炼人的耐力,和身体好坏没有关系,水热但深处的泥土很凉,长时间处于弯腰状态,不常干农活的人会受不了,十几分钟,需要站起来直直腰,活动一下,不过我的插秧速度挺快,锻炼左右手的配合,和写字一样,由前至后,由左至右,排列整齐,熟能生巧,不怕不会就怕不做。我们四个人一天不到就干完了。家里大半地不种了,给了四叔家的堂哥,偏远点的地给人都没人要,荒废着。农村年轻劳动力进城打工,剩下的都是老人和小孩,雇人是困难的。这几年农村抛荒现象严重,粮食价格低,种地不赚钱甚至还赔钱,周围很多地都不种水稻了,长满了各种杂草,在种的地也就种一茬“中稻”,维持自家的口粮。

在家休假的这些天,没有遇到旧日的同学,他们大都在城里打工,极少数几个考入了大学,在城市里追求自己的梦想,有着属于自己的生活。姐姐在合肥闹市区做粮油生意,起早贪黑,赚钱却很辛苦,偶尔回来看看父母,哥哥和嫂子在合肥小包建筑粉刷的活,一般到年三十或农忙才回家,哥哥对城市充满热情,对农村不感兴趣,在城市里干着最苦的体力活也觉得幸福,觉得满足。农村人有一样宝贵的财富,那就是奋斗,奋斗做一名城里市民,有个城市户口,这是我们这个时代农村年轻人的追求和目标。通往实现目标的机会极少,要么是考大学,分配个稳定的工作留在城市,要么是当兵,转业到城市里工作,其他像做小生意、小买卖的未必可以成为市民,多数是在城市里赚钱花钱的过客。城市对农村人来说就是一个强大磁场,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大量的农村人纷纷涌入城市,已成为了这个时代发展的显著特征,并且越来越有加剧之势。

不知不觉中,假期过完了。临走时打听到,三河高中的老同学的境况,胡章勇在三河镇帮父母做编织袋生意,子承父业,厂子越做越大,施照楼在合肥承接地平建筑工程,当了小老板,付红林参军入伍去杭州当武警,和我一样当了兵,汪本平考入了芜湖职业技术学院,实现了自己的大学梦,“五大兄弟”天南地北,无有通信,相聚甚难,相同的是,都在努力改变命运,努力当个城里人。

该文章转载自:恋夜影院全部列表安卓

« 2019年,桃花徘徊,恋爱变得很容易的星座:真爱临近,姻缘到来 古言强虐文,她站在悬崖边上,他流泪嘶吼:你若敢跳,我诛你九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