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提要]概要介绍《和生论》提供的关于老子创建浮屠邦和完成《道德经》的史迹史料。进而随想和商榷:(1).创建浮屠邦,开创了人类历史空想社会主义之先河。浮屠邦类似原始社会又高于原始社会,有违背其时历史发展潮流一面,又有反抗剥削压迫、追求理想社会的进步一面。其失败是必然的,却从理论和实践上深刻影响到柏拉图创作《理想国》,又传承于莫尔《乌托邦》,直至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壮丽日出;(2).《道德经》是老子集其前中华文明成果的大成之作,又是吸收其他文明古国思想精华,为人类文明的共同结晶。其非一日之功,版本众多、文字有异可以理解。关键是无伤《道德经》主旨。其主旨是以“万物负阴抱阳,充气以为和”、“反者道之动”的大道和生学为立论,以转识成智将辩证法构建为大道智慧学为方法,以损不足补有余(即剥削)的人之道,必遵循和复归损余补弱(贫)的天之道为社会出路,以“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为总结论,画龙点睛出天人合一之和生大道,体系包罗万象、唯物辩证而博大精深。(3).两点商榷,一是老子认为先天地而生的混成之物字道名大(读太,即元气),字表义和从属于大,因而《和生论》认为大从属于道是一误解。道的真实涵义为对立统一、矛盾;二是在讲清老子的不争与不害同义,并非否认矛盾斗争性基础上,大可不必将“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擅改为“水善利万物而有争”。要准确把握老子大道和生的辩证要;(4).贯通中西马,老子是轴心。

[关键词]浮屠邦,空想社会主义,《道德经》/体系,商榷,轴心。

烏托邦,作为空想社会主义的代名词,早已为学术界所共识。然而,罗尚贤先生的力作《和生论》(1),为我们展示并让我们明白,比英国莫尔《乌托邦》早两千多年,比古希腊柏拉图《理想国》早两百年的,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空想社会主义,是中华老子创建的浮屠邦。 浮屠,又称浮图。北京大学季老羡林先生考证过,既非佛又非佛陀(2),而是下为宽大正方形底座、上为竖于正方形中央粗大的园柱体相构成的简易之塔。此塔,既是开坛布道场所,又是小邦圣人(即首领)的墓地(葬于塔底)。浮屠邦,是古之中华“莫知所踪”的老子西出函谷关后,带领函谷关令尹喜等众人,在昆仑山以西乃至伊朗以东广大区域,建浮屠塔开坛布道,以道立天下而陆续创建起来的一塔一邦共五十多个空想社会主义小邦之国(3)。 历史上果真出现过浮屠邦?《和生论》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和生论》作者无眛于学者的良心,心胸坦荡而坦言相陈:“关于昆仑实验的史料,从未有人收集过。今如大海捞针,拾取零碎资料,凑在一起,以期抛砖引玉。好在有老子《道德经》和《文子》可认是当时留下的经典,可作研究的指南。”(4)作者殚精竭虑,以沙里淘金精神,收集提供了遗迹考察和史籍对勘诸多资料,为我们展示了浮屠邦的部分真相,以及散见于《文子》、《后汉书.楚王英传》、《后汉书.桓帝纪》、《后汉书.西域传》、《魏书.释老志》、晋人王嘉《拾遗记》等,以及英美等国学者关于浮屠传道的种种可以佐证印证的史料(5)。 鉴于周王朝东迁后,诸侯迭起、礼崩乐坏、天下无道,特别是公元前516年周王室内乱,老子蒙受失职之责,遂愤而辞官西出函谷关(史载司马迁《史记.老子韩非子列传》)。老子出关干什么?《和生论》指出:在他看来,若正天下,须以道立天下。为此,需找到适当的地方进行革命的实验,试行以道立天下,重建人间和谐的方法,总结经验后,再往天下推广。于是他带领他的弟子们西行传道,在守关将领尹喜的支持下,首先在塔里木盆地做实验,然后发展到中国、波斯(即今伊朗)、印度的边境地区(6)。老子最初选定的落脚地是包括“昆仑宫”(约今之塔里木地区)、“玄甫堂”(约今帕米尔、兴都库什山地区)、“阆风巅”(约今克什米尔)的“昆仑山三角”,被《和生论》作者称之为昆仑实验区(7)。当时的实验不仅吸引了中国、波斯、印度的许多智士,还超出亚洲而吸引了希腊的一批智士参加,其中著名的有印度的佛祖释迦牟尼,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8)。老子首创开坛布道方式,以类似当今培训班形式教化慕名而来的仁人智士,以及投奔而来的平民百姓和逃亡奴隶。以“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脱,子孙以祭祀不绝”的纵向发展发扬光大,以及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的横向发展示范扩张的愚公移山精神(9),终至打拼出多达五十五个大道行之公天下的,实行分邦废封(废除侯王贵族式统治、剥削和压迫)立教施政(圣人教化与百姓自治融为一体)、损余补贫团结互助、民主直选为民不争、平等博爱和谐共生、公心公德上下一心、全民学习六自达德(六自——自知自爱而自宾,自均自正而自化。自宾即自由,自均自正即自我调整自我矫正而自律)、尊重自然注重生态、以奇用兵全民卫邦的浮法(10),体现老子“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民自朴”(11)之自由自治自立和生精神的浮屠邦崭新天地。这可不是天方夜潭,而是倾注老子心血,寄托老子大道和生理想的实实在在的和生社会。老子活动的中心——檀特山,更是被庄子称其为“建德之邦”、“道德之乡”,佛祖释迦牟尼美誉为“极乐世界”、“佛国净土”,古希腊诗人品达尔赞此为“人间乐园”(12)。笔者读至于此,油然联想到我国为科学社会主义而奋斗民主革命圣地——延安。“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令贪污腐败、失道于天下的国民党反动统治相形见绌,形成鲜明对照的革命延安、民主延安,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何尝不曾吸引一批批热血青年如朝圣般奔投而至,居然还令美国的某些人士刮目相看。 历史不无遗憾,浮屠邦终究在亚里士多德学生——亚历山大大帝东征入侵中,被横扫一空而如鸟兽散。源于东征入侵的军官记述的古希腊亚里安所著《亚历山大远征记》,为浮屠邦真实存在提供了强有力的佐证(13)。历史的硝烟早已逝去,尘封的历史难以尽觅。《和生论》所提供的弥足珍贵而有限的资料,已足以给我们留下无尽的遐思。笔者愿先就以下四点,抒发一己之见。 其一,浮屠邦,是老子带领古中国、古印度、古巴比倫、波斯乃至古希腊的精英们,开创的类似于原始共产主义,所创建的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空想社会主义社会。它不是原始社会,因为它不是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氏族社会。而且创造了文字和钱币用于交流和交换。但它分邦废封、民主直选、群体议事,却又极类似于没有剥削压迫、家长制民主的原始社会。确切一点说,它是在奴隶主侯王贵族“家天下”,私有制统治有了相当程度发展,并暴露出剥削和压迫之残酷罪恶社会条件下,作为一种与不合天道人性私有制的对立面而横空出世,类似原始社会却又高于原始社会的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空想社会主义。 浮屠邦这种空想社会主义性质的和生社会,在当时私有制的发展业已成为世界历史潮流和大趋势,在古中华封建地主新贵取代奴隶主亲贵统治渐成大潮时代条件下,不管多么理想化、人性化,其失败是必然的。这种必然性就在于其只能是低水平的小农经济根源之中。《和生论》设有专门章,介绍了浮屠邦发行过正反两面不同文字以便于流通交易的货币“道钱”(14),设立和实施过邦民社会生活准则而非法律性质的“浮屠法”(15),却未能分析和说明浮屠邦的社会形态与经济基础。我们尽管找不出现成的史料,但还是应该而可以推论之。老子所处的时代,是我国历史上铁器逐步取代青铜器,从奴隶制向封建制过渡和转变的大变革时期。因而浮屠邦的经济基础,只能推定为生产力水平仍极为低下的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其以农耕为主,并因发行货币反映有一定的剩余产品可供流通交易,有一定程度的商贸经济为补充。由于浮屠邦在私有制统治势力极为薄弱地区奉行大道,圣人(经民主选举的首领或管理者)行不言之教,柔其志、果其腹、强其骨,为腹不为目(重民然而不搞形式主义花架子),功成而弗居,功遂而身退,无事而无为,故老百姓自正自化自富自朴,过上了没有剥削和压迫而自由自治自立的低水平理想生活,是可以能实现于一时的。这样的社会形态,确实有与封建制取代奴隶制的历史进步性、历史大潮流背道而驰的一面;但又有不满大道废驰,反抗剥削压迫而追求理想社会的一面。这样的理想社会,置身于邦境周边私有制社会壁立,且日益兴盛大潮时起,虽可以崛起于一时,即使不被入侵的外力摧毁而瘁然凋落,恐怕亦会因其社会内部人口、环境、生产力的发展和交换的发展,以及和邦境外部相比较的弱势而出现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种种新矛盾,必定会在逐步演化以顺应历史潮流中而自行解体,犹如十八世纪法国圣西门、傅立叶的空想社会主义实验一样。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是支撑不起社会主义大厦的。企求在生产力水平极度低下,自给自足小农经济基础上建立具有社会主义性质的理想社会,只能是空想,其失败是必然的。 然而,老子首倡大道和生学说和社会,并躬身付诸于社会实践的伟大探索精神却极为难能可贵,在人类历史上开了空想社会主义之先河。老子在浮屠邦中的角色地位,当是无冕之王、精神领袖。其在位时、在世时,无可怀疑他孜孜以求的辉煌业绩。而他身后之事,从其来自众多文明古国的弟子们,在被入侵的外力摧毁后散落亚、欧各地,一度兴建的浮屠邦、浮屠道,如毕达哥拉斯在古希腊(16),尹喜(17)和文子返回中原本土的作为看,都难再有兴建中亚地区浮屠邦之大作为,只能顺应新时势而薪火相传大道精神。究其原因,除了上文所提到的经济根源外,那就当与老子的世界观虽然是唯物辩证的,但在社会历史观上却是自然主义的紧密相关。人类社会遵循的是有别于自然领域特殊的矛盾运动规律。解开历史之谜的钥匙,是两千多年后资本主义社会历史条件下,由伟大的马克思提供的(历史唯物主义)。老子时代根本不具备科学解决社会主义理想的时代条件,因而也就不具备建立科学社会主义社会的时代条件。我们不应苛求于老子。科学社会主义仅靠具备时代条件也不一定能揭示出来,还需要空想社会主义源流而来的思想和实践资料。老子在《道德经》中以“小邦寡民”(邦,因避刘邦讳而改为国)的独立章节,表达了他对理想社会复归的坚信不疑。老子是从理论到实践,都给人类留下了大道之行公天下的初期空想社会主义宝贵遗产。如是,老子“浮屠邦”→柏拉图《理想国》→莫尔《烏托邦》(还有康帕内拉的《太阳城)→摩莱里(著有《来自乌有之乡消息》)、圣西门、傅立叶,乃至发展出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的历史轨迹,便清晰地呈现出来。 对理想社会的追求,是人猿相揖别后人类的天性和本性。老子的事业失败了,但其卓绝的智慧和开先河的探索精神却永续地流传下来。毕达哥拉斯,这位被出自中国和田(昆仑实验的主要地区之一)的古代历史文献《乐师史》,列为“第二乐师”(18)的古希腊智者,因用音乐传道参与昆仑实验,受到过老子的高度评价:平淡的道理,谱上乐曲,众人爱听,可以把“浮屠法”推广到天下,让天下人乐于接受(19)。《和生论》援引号称由欧美澳十多个国家的“130多位顶尖专家”合著的《劳特利奇哲学史》指出:“总之,存在着一个出现在公元前5世纪中前期,合理而又牢固地同毕达哥拉斯联系在一起的一般观念体,它即将以一种有计划的方式在整个世纪发生影响,并且在公元前4世纪,首要地对柏拉图发生影响。”(20)柏拉图曾明确提出“重构毕达哥拉斯”。《和生论》分析其原因:“大概就是因为亚历山大从知识殿堂中获得有关史料,带回了希腊,柏拉图见此史料后,恍然大悟,故提出重构”(21)。由此可见柏拉图与毕达哥拉斯的渊源关系(据说还有受品达尔赞颂浮屠邦的影响)。重新审视柏拉图的核心著作《理想国》,不难明白老子、浮屠邦、浮屠法对柏拉图的深刻影响。《理想国》共十卷,第一、二卷主要论述公道正义问题,为全书主旨。在柏拉图的思想中,国家的建立是为求实现公道正义。柏拉图认为,“在任何政府里,一个统治者,当他是统治者的时候,他不能只顾自己的利益,而不顾下属老百姓的利益,他的一言一行都为了老百姓的利益”(22)。柏拉图本是奴隶主贵族专制制度的忠诚卫士,却说出和表达了与其身份不符,而与老子所说“圣人常无心,以百姓之心为心”何其雷同的思想。再比如,柏拉图设计理想的国家结构分为三层——护国者(统治阶层,领导为哲学王),卫国者(武士阶层),劳动大众……(23)这种结构不正是浮屠邦的社会结构的翻版:哲学王,不正是老子及各邦的首领所担当的精神领袖、无冕之王的再现吗?柏拉图所开创的雅典学院以及讲学形式,不正是效仿老子的布道施教? 历史还告诉我们,深受浮屠邦影响的柏拉图《理想国》虽未付之于实践而变为现实,却为两千年之后英国莫尔《乌托邦》当了先驱。《理想国》“可以说是近代乌托邦思想源头。莫尔《乌托邦》就是在《理想国》的启发下写就的。”(24)莫尔的《乌托邦》,宣扬的主旋律是自由、平等、博爱。在乌托邦——一个没有的地方,财产公有、人民平等、按需分配……(25)这样的理想,无不可以在浮屠邦、浮屠法乃至老子的思想中找到传承接续的源头。 当然,纵向比较一下《道德经》、浮屠法与《理想国》、《乌托邦》,我们还应看出,国情不同,时代条件不同,在前人基础上,后继者有所发展,有所变通,但是也有变味走了样的。无论如何,空想社会主义都曾是人类前行的一面旗帜。其反抗剥削压迫大道和生的主旋律,在历史曲折中昂扬激荡,经久而未息,直至迎来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的壮丽日出。

其二,《道德经》是集前人思想与古代文明大成之经典大作,又是理论思考与社会实践相结合过程中,人类文明精华融合的共同结晶。 《道德经》成书非一日数日之功。老子在出函谷关西去之前,《道德经》似并无书名,而其思想已广有影响,不胫而走流落世间。约在战国时,有了《老子》书名,约到魏晋时,形成《道德经》书名。其实它还有别名——《浮屠经》、《五千言》。至于传世版本,典型的如楚简本、马帛本、河上公本、王弼本、通行本等,彼此大同小异,实多有驳杂。而《浮屠经》由浮屠邦邦民听传道时所记录,流传西域各方,更是难以一统、难辨真伪。所有这些情况,当与《道德经》成书状况相关。老子西出函谷关前,就影响和流落世间的《老子》,可以断定不是定稿本。司马迁在《史记》中记有老子应尹喜所求数日撰下《道德经》,可算定稿本?不算。《和生论》指出:“班固以事实纠正了司马迁的主观猜测之误。《汉书.艺文志》录《关尹子九篇》”,下注:“名喜,为关吏,老子过关,喜去吏而从之。”“尹喜跟着西行了,不会有强为我著书之事。被称为《老子经》的《道》和《德》,是经昆仑实验后,才可能写出来的。老子道团到西域做以道立天下的社会实验,事有大成,总结规律性认识并吸取印度、波斯的文明成果而写成《道》和《德》,后人合称《老子》书,或《道德经》。”(26)《和生论》还援引晋人王嘉《拾遗记》卷三:“浮提国献神通善书二人,乍老乍少……佐老子撰《道德经》,垂十万言……老子曰:更除其繁紊,有五千言。”《和生论》判定“浮提国”即浮屠邦(提,为屠音译之误。邦,因避刘邦之邦讳,改为国),乍老乍少二人中有一人为文子。“老子等老道君们平日说教,及回答弟子们请教时提出的问题,其言论是很多的。此二人将其收集起来,成浮屠经集成,竟垂十万言。”五千言为《老子》(《道德经》),十万言为《文子》(即《浮屠经集成》。《文子》中各段落前皆明言“老子曰”。还说:“《老子》书写于昆仑实验示范基地的檀特山……尹喜到檀特山访老子时,得到《老子》书,带回中土,而在归(鬼)谷中与道君们一起,据之培养弟子推动中国改革。”(27)笔者以为,尹喜带回的《老子》,应为老子亲定的全真版本。现今面世的各种版本谁可勘定为全真本?难。倘若某个时日考古果真有了全真本重大发现,定当功德无量。不过,一时判定不清也大可不必争执不下,好在现今各版本尽管文字有异,却无伤《老子》主旨。 《老子》的主旨是“和生论”吗?然也,却又不尽然。老子所处的时代,诸侯迭起,礼崩乐坏。老子身处乱世,面对“损不足补有余”(即剥削)现实社会有违天道的人间之道,以非凡的洞察力敏锐地抓住社会向何处去、人世出路何在这样重大的时代课题,目炬苍穹思接千载,上承远古巜龙图》、《河图》、《太极八卦图》、《周易》,紧扣古来形成的天人关系思考命题,著书立说以奉天下。通读《老子》书,综览五千言,老子以天之道与人之道关系为主线,揭示天之道负阴抱阳充气为和、反者道之动的辩证本性,形成大道和生学以立论根本;以转识成智,将辩证法构建成经世致用的大道智慧学为重要方法,揭示损不足补有余的人间剥削之道,必定要顺应和遵循“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天之道”为理想出路,最后以“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的天人合一精辟结论收篇。一部包罗万象、博大精深的唯物辩证的天人合一思想体系构建成形,集前人文明成果之大成——《老子》(初步)问世了。 老子不仅是无与伦比的思想家、哲学家,更是知行合一而伟大的躬身践行者。经由浮屠道社会实践和再思考,《道》《德》二经日臻成熟。特别是吸收来自其他文明古国弟子们相传而来的文明精华,一如《和生论》所述,印度《黎俱吠陀》经文中关于宇宙生成孰“有”孰“无”的困惑和发问,老子终以“有无相生”辩证地予以破解(28)。在此启迪之下,《老子》书中吸收有与无同阴与阳结合,而又突出有与无,成为《老子》一书核心概念。如此,博综钩稽而成皇皇五千言、文体优美音韵铿锵,便于传唱宣传大众之《老子》,终至瓜熟蒂落,不啻为人类文明共同之结晶、之瑰宝。它本就属于全人类,也终究会被确认为人类文明之根柢。 诚然,弥补上浮屠邦史料,确有助于我们读通读懂《道德经》,亦可更深入全面地理解老子无与伦比的智慧与大德。《道德经》问世后,经弟子们流传各方,虽然命运多舛,却历久弥坚。这还应与利玛窦在明代万历13年(公元1583年)来中国后的东学西渐,《道德经》再度传入欧洲极大影响法德英等国思想大有关系。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而今其发行量已超过《圣经》,成为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文化典籍。其价值之高由此可见一斑。了解浮屠邦,读通《道德经》,也有助于我们坚定对马克思所揭示的复归原始共产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的信仰、信念。当今中国,科学社会主义已经初步转变为现实。构建和谐共生互利共赢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天下大同不再是人类可望而不可求之梦。先人追求的理想社会,烛照前行,终将会成为全人类自由自治自立的理想现实,成为全人类和谐共生的人间乐园 其三,两点商榷。一是关于先天地而生的混成之物字曰道、名曰大该如何理解。《和生论》直接将名曰大改为名曰太(29),无疑是正确的。但却把太理解为万物萌发生衍过程状态和趋势(程式)。进而认为:这是老子提出的新概念,是“非常名”。由此可知,老子的太属于道但不等于道(30)。笔者对此不敢苟同,愿相与切磋商榷之。 经查《辞源》、《辞海》(31):大读音为“太”,道家用语,指的是天地混沌未分的元气。未分为一,称为太一或太极,简称为“太”。即是说,强为之名曰大(太)的,先天地而生并且可为天下母(即本体、本源)的混成之物,是元气。由此可以确证,老子是元气一元论的唯物论者。再来说字,老子时代的习俗是,男子生下时即取名,待年滿二十及冠行成人礼方可取字。如老子姓李名耳字伯阳,孔子的儿子姓孔名鲤字伯鲤,诸葛名亮字孔明等等。字,或形声、或转义、或指代、或指意名,表名之义而从属于名。这就与《和生论》所理解的恰恰相反——道从属于太,而不是太从属于道。 那么,字曰道之道该作何解?《和生论》提出可道、恒道(或道恒)、非恒道三种不同意义加以区分,认为“客体之道恒与主体之道理的统一,即客观与主观的统一,存在与意识的统一,物质与精神的统一,这就是老子道的内涵。可道、恒道、非恒道(道理)是老子道的外延。”(32)如此解读,直令人如坠烟雾、不得要领。笔者则以为,元气既名曰太,仅勉强解决了物质性元气是(本)源是(太)极问题,还须进而取字表达元气有何本性、属性。于是,以道字之,最为合适。因为老子之前即有所谓天之道、人之道的说法。不过,老子开宗明义——道可道,非常道。意思是吾之道可以明说、言说,但不是通指意义上的作为规律、轨迹之道,而是特指一阴一阳、负阴抱阳充气致和之道,有无相生之道,反者道之动之道。究其实质,此之道表达的内涵即今之对立统一、矛盾(法则)。说白了,老子的道,即对立统一或矛盾。老子时代虽然提炼不出对立统一、矛盾概念、术语,但对立统一和矛盾现象是客观而普遍存在的,能够为人类所认识,当然也就能够为老子所直觉和颖悟。如是,老子为元气取字曰(赋有辩证之义的)道,表明老子独树一帜,实为揭示宇宙演化和万物生成的根本规律——对立统一规律之第一人。也表明,老子是古代元气一元论的辩证唯物论者。把握此道的辩证本质、本性、本义,则大道之行生一生二生三乃至万物,负阴抱阴充气以为和,其运行轨迹、程式、节奏、节律,决不是什么“大”,当是:统一分一统,合一分一合,和一分一和,肯定一否定一肯定,或有一无一(新生之)有。万物化生均遵循着对立统一规律而展开、运动、生成和发展,此诚谓之老子的大道辩证之和。 二是关于“不争”与“有争”之辨。《和生论》在第一章第一节“探索和生之道的起点”中,将通行诸版本中老子的“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擅改为“水善利万物而有争”(33)。笔者以为,这一擅改大可不必、也大为不妥。 将“不争”改为“有争”,《和生论》理由是:“老子的不争与有争是辩证统一的……认为讲和谐必否定斗争的观点,并非老子的原意。其原意当是以斗争谋和谐,以和谐促生衍。故善于作适当的斗争是和生之道的题中应有之义。”(34)这段话无疑是正确的,但它恰恰可以作为不必擅改的理由。 老子的不争,似可归纳出三个方面的涵义。一是不争的基本之义是不害——天之道利而不害,而不是不讲斗争。这与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功成不居,功遂身退等是同一个涵义;二是利与不争是辩证的统一,而不是不争与有争是辩证的统一。因为利之本身即包含有争。若要利之,既必须有付出、服务、奉献、团结等,当然也包含有努力、争取、奋斗、斗争等;三是“不争而善胜”中的不争,应是指不蛮干、不胡来、不轻敌、不打无把握之仗等,而是要慎战、慎斗,要讲究斗争策略和艺术,强调的是要必胜、巧胜、智取而善胜。明乎于此,便能明白不争之争的特殊意义,例如沉默、幽默以对,例如邓小平的不争论,例如不战而屈人之兵等,就是不争之争的高明之处、谋略之妙。吃透这些涵义,讲清楚这些涵义,还有必要把“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擅改为“水善利万物而有争”吗?如果改为“有争”,那还能体味出不争之争的妙用吗?。 千百年来,人们对老子贵柔守弱,倡和不争确实颇有微词而又屡屡不绝。这是未得老子和生哲学辩证之和的精髓和要义。《道德经》有云:“万物负阴抱阴,充气以为和”,这是经典性地表达矛盾着的双方相互联结相互作用之下致和致统致合,辩证地致和、致统、致和。大道和生,即大道辩证和生、辩证而生之谓。在现代辩证法中,相互作用,既可指相辅相成,也可指相反相成,当然也可指既相辅又相反而成。相辅相成也好,相反相成也好,无疑都包含着矛盾的斗争性。在这里,旧质的统(和、合)是矛盾斗争性的根据和基础,而矛盾斗争性则是旧质转化、飞跃成新质之统(和、合)的充要条件,新质之统(和、合)又是矛盾斗争性的目的、目标和依归。可见,矛盾斗争性不能随意、任意,要受矛盾统一性的制约。矛盾的统一性和矛盾斗争性都有各自的绝对性与相对性一面。矛盾如此既统一又斗争,相互联结、不可分割、共同作用,才是事物发展的源泉和动力。《道德经》言简意赅,却十分经典地表达了大道之和深刻的辩证内涵,体现出老子古典辩证法的智慧。如果仍认为老子只讲和、讲退让、不讲斗争,试问,老子为何会发出“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抗争和呐喊?为何能在历史上最早提出区分果而不得已的自卫战争与乐杀人的侵略战争(35)?又为何在浮屠法中提出以奇用兵全民卫邦?总之,把握住大道和生哲学辩证之和的要义,才可能防止继续误解老子,还老子之本相,享老子之智慧;才能深刻洞察生动鲜活的现实世界,深入理解沧桑之变的人间正道。当然也才能防止将和生与必要的斗争相割裂,而导致赫拉克利特争斗哲学(斗争是源泉和原则)(36)相反的(只讲和抹煞斗)另一个片面化极端。 其四,贯通中西马,老子是轴心。这是读完《和生论》所获的最大启示。应当说,《和生论》堪称是这方面的拓荒性力作。《和生论》从第一章“和生之道的渊源:《龙图、《河图》、《太极八卦图》及《周易》”开篇,以尽可能搜集到的史料、国外学者的资料和实地考察浮屠邦遗迹所获资料,史论结合,较为全面系统地介绍了老子西出函谷关后兴建浮屠邦的兴衰历程——昆仑实验、创立浮屠法与构建和生哲学(《道德经》定稿版),来自古印度、古巴比仑(即今之伊拉克)、波斯(即今之伊朗)、古中国与古希腊的众弟子,在遭遇战争摧毁以后,返归故里继续以不同方式弘扬大道和生,成立了源自浮屠道的古希腊浮屠邦、火袄教(37)、耆那教(38)、佛教(39)、西域道教(40)、波斯经教(大秦景教)(41)等,特别是老子和生哲学对歐洲(主要是古希腊、黑格尔哲学)文化的影响(42),以及与马克思主义的内在联系、马克思主义中国化(43)。贯通中西马,可谓脉络清晰、发人深省。一个集大成、展大道、文明四方的轴心人物老子,跃然纸上。当然,真正贯通中西马,要做的工作还太多,需要抢救遗产、深挖史料、思想渊源的接续、描绘文明大道发展的脉络和细节,乃至《和生论》所提供和引用的资料有待官方认可和学界共识……雅斯贝尔斯曾提出“文明轴心说”,卑以为,真正的轴心只有一个,那就是老子。毕达哥拉斯(→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44)、释迦牟尼、孔子等都不过是老子卓有成效、自成一家的弟子。老子者天下第一,实非虚言妄语。 顺便突出一提的是,笔者于纪念马克思诞辰2OO周年之际曾撰写“马克思主义理论源头在《老子》”(修改版/12000字,已发百度/复兴之路上的沉思WjZ新浪博客),文未指出:“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其实并非舶来品”,而是老子“少小离家老大回”(此文压缩版/8000字,已收入安徽省哲学学会2018年年会论文集)。今读《和生论》,在文未后记中作者也有一段真知灼见的话:“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在中国不可动摇,根源亦在于马克思主义本来就是龙文化中和生理念的发扬光大。对中国来说,马克思主义并非外来文化”(45)。读至于此,令我不禁会心一笑。 壮哉,老子!圣哉,老子!伟哉,老子!(注) (1).罗尚贤,《和生论》,广东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2).《和生论》第30页。(3).同上第28一66,另见41页。(4).同上第29页。(5).同上第30、33、39、40及38、140页(6).同上第28页。(7).同上。(8).同上第210页。(9).同上第33页。另见《道德经》第54章。(IO).《和生论》第82至98页。(11).同上第85页。(12).同上第71页。(13).同上第151页。(14).同上第74一76页。(15).同上第82页。(16).同上第139一150页。(17).同上第30页。(18).同上第138页。(19).同上第139页。(20).同上第140页。(21).同上第141页。(22).见百度/百科一柏拉图《理想国》(23).见百度/百科《乌托邦》/引申词条。(24).见百度/百科《理想国》/对后世的影响。(25).见百度/百科《乌托邦》。(26).《和生论》第29、30页。(27).同上第41、42页。(28).同上第110至113页。(29).同上第115页。(30).同上第115一116页。(31).商务印书馆1979年版,巜辞源》第650页、《辞海》第1442页。另参见建国前商务印书馆1915年版。(32).《和生论》104、105页。(33).同上第7页。(34).同上第7页(35).《道德经》第31章。(36).《和生论》第144、213一214页。(37).同上第167页。(38).同上第168页。(39).同上第171页。(40).同上第184页。(41).同上第191页。(42).同上204一206、208页。(43).同上第209、219、221一222页。(44).同上第206页。(45).同上第260页。 (安徽 王建中) 2019年元月4日初稿

该文章转载自:啪啪啪

« 越来越多的人说年味淡了,那么我们口中的年味到底是什么“味”? 5G概念打头阵!邦讯技术、贝通信等个股涨停科技股引领节后新一轮做多行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