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伴们大家好!很多朋友都爱看网络小说,但是小说看多了,不知不觉就书荒了:“感觉都没小说看了,书荒好难受啊。”作为一个老书虫,小编也是非常明白大家的感受。今天小编给大家献上《庶女攻略》不火了,这本小说突然崛地而起,成吱吱的巅峰之作!

第一本:《雀仙桥》作者:吱吱

精彩剧情:

夏侯虞坐在冰冷湿滑的青石台阶上。 太阳渐渐升到头顶,粉蝶停歇在荆条上又飞走。 她脑子里乱糟糟,乱象纷至沓来,像幻影般让人抓不住,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 “长公主……”她耳边传惊恐的低呼。 夏侯虞抬头。 看见几个诚惶诚恐的宫女站在她的面前,还有一个宫女低声和另一个宫女道:“快,快去跟崔夫人和杜女史说。长公主找到了,不用惊动皇上了!” 夏侯虞面无表情。 一阵无声对峙后响起了纷乱的脚步声。 崔夫人和杜女史匆匆赶过来。 “晋陵,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崔夫人看见她就红了眼睛,嗔怪地抱怨着,紧张的表情却忪懈下来。 夏侯虞并没有走远。 她就在凤阳殿后面不远处的吴王旧宫。只因那里早已废弃不用,宫里的人路过也会绕道而行,谁也没有想到她会一个人来了这里。 崔夫人瞧着她神色木楞,表情呆滞,仿佛受了打击似的,眼角眉梢没有平时的半分聪颖灵动,揣摩着夏侯虞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心情虽然忐忑,却也不敢直问,上前携了夏侯虞的手就往外走,并朝杜慧使着眼神道:“好了!好了!人找到了就好。范夫人、武陵王妃应该很快就要到了,我帮你重新梳洗一番,等会儿大家也好一起坐下来喝茶!” 范夫人? 哪个范夫人? 夏侯虞皱了皱眉。 她脑海里立刻闪现出卢渊夫人范氏的丧帖。 在她的印象里,范夫人死于升平八年的三月十六。 那时候,卢渊虽然还是大将军,但已经被萧桓压得透不过气了,在朝廷中几乎没有了什么影响力。正好范夫人病逝,卢渊一下子就病了,卢渊的删除长子悄悄向萧桓求情,求萧桓放过卢渊,让卢渊能回乡养老,但萧桓还是没有放过卢渊,硬生生地把卢渊拖死了。 从此萧、卢两家也结下了仇怨。 但好处是朝中再也没有一个人敢质疑萧桓的决定,他真正做到一言九鼎,片语成旨。 而她的记忆也止步于升平十年的七月初十…… 夏侯虞打了个寒颤。 如果她真的是回到了从前,那,那她的弟弟,也就是当今天子夏侯有道会死于建安三年的三月初九。 她一下子抓住了崔氏的衣袖,急急地问:“今天是哪一年哪一日?” 不对劲! 杜慧朝崔夫人望去。 夏侯虞自小就聪慧过人,极有主见。自文宣皇后病逝,她更谨言慎行,步步为营,护着天子顺利登了基。小小年纪就已练就一副不动声色的沉稳,就算她一时犯迷糊不知道今日是哪一年哪一日,应该也不会当着她们的面就这样直白的问出来! 崔夫人则几不可见地朝她摇了摇头。 肯定出了事。可不管夏侯虞发生了什么事,显然此时都不是追究的好机会。 她温声道:“今日是建安三年三月初一。

第二本:《慕南枝》作者:吱吱

精彩剧情:

曹宣觉得今天自己得重新认识一下这位素来眼高于顶的嘉南郡主。她遇到自己不仅亲切地打招呼,还给一个三品总兵的儿子行了个福礼! 这在从前简直是不敢想的事。 他默然了片刻,这才道:“阿谦从福建过来,我带他进宫来给姑姑请个安。到了坤宁宫才知道姑姑已经备好了仪驾仪舆,我们就随路跟了过来,看能不能有机会给太皇太后她老人家也问个安。” 是吗? 姜宪可不相信。 她真正开始记事是从她做了皇后,被赵翌冷落开始。之前的事,对她都是幸福的、温馨的、快活的、自由自在的,就算是什么苦恼,也不过是天气炎热,宫中的女官们却不让她吃冰,或是下起了大雨,她种在临溪亭附近的花被风吹雨打零落泥中做不成香露了,还有就是曹太后又做了什么让外祖母不高兴的事了,她要哄外祖母高兴……所以在她少年的记忆里,曹太后带给外祖母的不快她是记得最清楚的。 姜宪仔细地回忆着,还就真的想起一件事来。 有一次,曹太后像往常那样来拜访太皇太后,也像今天一样,和她拐弯抹角地说了一大通话,她没有听清楚是什么意思,还是外祖母吩咐她,让她去茶房给她们沏杯茶进来。她这才知道曹太后这是要把她给打发出去。她难堪之极,想着她们又不是真的要喝茶,不仅没有去茶房给沏茶,还借口身体不舒服,给留在这里服侍的宫女留了句话就带着丁香和藤萝回了她所住的慈宁宫东三所……根本没有去茶房。 结果她一回到东三所就遇到回宫的清蕙乡君白愫,两人说了半天的体己话,直到曹太后走,才结伴去东暖阁给太皇太后和太皇太妃问安,而太皇太后和太皇太妃在曹太后走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心情不好,以至于她根本没有心思去想其他的事,直到曹太后被拘禁在了长春宫,她才后知后觉地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前世曹宣就和李谦坐在茶房里喝茶,只是自己没有碰到而已? 她如果回到西暖阁能碰到白愫,就可以证实自己的记忆是不是出错了。 姜宪一刻也呆不下去。 她笑道:“恐怕你们要等一会了——太后娘娘说有话和太皇太后说,这不,把我打发出来冲杏仁茶,只怕不是一时半刻的事。”

第三本:《九重紫》作者:吱吱(《庶女攻略》不火了,这本小说突然崛地而起,成吱吱的巅峰之作)

精彩剧情:

“你让二门当值的婆子去外院看看,侯爷是不是歇在了书房。”窦昭担心地道,“如果侯爷不在书房,就跟大门当值的人说一声,侯爷一回来就请他回上房。” 翠冷应声而去。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她就急匆匆地折了回来:“夫人,侯爷回来了!”她说着,语气微顿,又补充了一句,“侯爷刚从外面回来,一回来就直奔夫人的上房而来。” “我知道了。”窦昭挣扎着坐了起来。 翠冷正想帮她重新挽个纂,魏廷瑜已经进了内室。 虽然已过而立之年,魏廷瑜并不像那些和他一样生活优渥的公侯伯卿,或是因酒色掏空了身子而显得精神萎靡,或是因养尊处优大腹便便而显得臃肿痴肥。他身材高大挺拔,五官俊朗秀雅,动作敏捷,举手投足间充满了活力,神采反而更胜年轻的时候,乍眼一看,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是京都有名的美男子。 看见窦昭披衣而坐,他诧异道:“你怎么还没有睡?” 窦昭却问:“汪四爷找侯爷什么事?” “哦!”魏廷瑜目光有些躲闪,“没什么事,就是心中苦闷,找我喝喝酒……” “侯爷!”窦昭不由拔高了声音,毫不客气地打断了魏廷瑜的话,“汪四爷是来找侯爷帮忙的吧?侯爷可曾仔细想过,那东平伯到底是为何下的狱?侯爷若是趟了这滩浑水,惹火上身会有什么麻烦?侯爷就算是不怜惜妾身,可婆婆年纪大了,几个孩儿又还小,侯爷也统统不管吗?” “你也别总把我当三岁小孩似的。”魏廷瑜笑道,“东平伯不过是酒后说了几句胡话,触了皇上的逆鳞,这才被下了诏狱。别说是我了,就是满京都又有谁不知道?你别担心,这件事我自有主张,不会拖累你和孩子们的。”语气颇为敷衍。 当今皇上是通过宫变登的大宝,最顾忌别人私下议论这件事。所谓的东平伯酒后胡话,恐怕就因此而起。 十几年的夫妻,魏廷瑜的脾性窦昭了如指掌。 他这么说,窦昭更担心了,非要魏廷瑜给她一句承诺不可:“……凡是与周家相关的事,你都不插手!” 魏廷瑜被她说得怒意渐起,不悦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大河是我的至交好友,他现在有事,我坐视不管,那还是个人吗?”然后讥嘲道,“还好大河没要我去求岳父,要不然,你岂不是要和我死人翻船!” 窦昭的父亲窦世英是翰林院掌院学士、詹事府少詹事,官不过四品,却甚得皇上器重,常被皇上召进宫去,给太子和诸皇子筵讲。 听着这诛心之话,她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魏廷瑜见了不免心虚,低声道:“你可知道大河找我做什么?”说着,他不禁怒目圆睁,愤然道,“宋墨那狗贼,竟然把周家十三小姐和十四小姐收在了房中!”

第四本:《庶女攻略》作者:吱吱

精彩剧情:

大太太常年礼佛,身上总有一股檀香味……十一娘忙站了起来,就看见帘子一晃,一个穿着茜红色棉纱小袄的少女扶着个举止身材高挑的端庄妇人走了进来。 她们后面鱼贯着跟了七、八个丫鬟婆子,那姚妈妈也在期间。 “大太太!”十一娘笑着迎了过去,虚扶住了妇人的另一个手臂。 “看你们俩!”大太太笑容亲切温和,“好像我七老八十似的走不动了。” “母亲年轻着呢,怎么会走不动?”红衣少女奉承她,“是我们想趁着这机会和母亲近亲近,您可不能戳穿我们。”她语气娇憨,有种少女不谙世事的天真烂漫,让人听了只觉得俏皮可爱。说着,她又笑着问十一娘:“你说是不是?十一妹!” “是啊!五姐。”十一娘笑盈盈地望着她,好像很欣赏她的开朗活泼般。 这少女是十一娘的姐姐五娘,罗府四爷罗振声是她一母同胞的弟弟。 他们的生母柯氏,在姨娘中排行第三。原是大太太从娘家时就在身边服侍的贴身婢女,虽然后来被抬了姨娘,又生了一儿一女,却还和以前一样,歇在大太太卧室外的贵妃榻上,尽心尽力地服侍着大太太。大太太待她也很亲厚,把她生的五娘和四爷带在身边,同亲生的元娘和大爷一样教养。情份不同一般。 大太太见她们姐妹亲热,笑容里就添了几份满意。 她先是安慰般地拍了拍十一娘的手背,然后伸出食指点了五娘的额头一下:“就你能干!在我面前也敢排揎你妹妹!” 话里带着种放纵的亲昵,五娘自然不把大太太的话当真,嘻嘻笑着问十一娘:“母亲说我排揎你,你说,我排揎你了没有?” 十一娘不答,只是掩袖而笑。 五娘就拉大太太的衣袖,撒着娇:“您看,您看十一妹也没话说。您就是偏心,生怕十一妹受了一点点的委屈。怎么也不怜惜怜惜我,是和十一娘一样,受不得一点委屈的!” 大太太被她的孩子气逗笑了。拉着五娘的手坐到了罗汉床上:“好,好,好。我冤枉了我们的五娘,让五娘受了委屈。”又吩嘱小丫鬟给十一娘端锦杌来。 “本来就是!”五娘嘟着嘴虚坐在罗汉床上,但看见丫鬟们端了茶进来,就起身端了一杯茶递给大太太:“母亲,喝茶!” 大太太笑着接了。 五娘又端了一杯给十一娘:“十一妹,喝茶!”

《庶女攻略》不火了,《九重紫》这本小说突然崛地而起,成吱吱的巅峰之作!今天的推荐到这里就结束了,上面的推荐都准备好加入你的书架了吗?如果喜欢小编的介绍,可要多多转发哟!欢迎大家在下方留言区留下评论和点赞,同时也希望大家可以关注小编,小编会每天给大家安利小说哦。

该文章转载自:猫咪pk尹人大香蕉在线,观看

« 美报告:中国明年将部署激光武器 可摧毁美卫星 人民日报再评翟天临事件:最好的人设是自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