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19

当时光荏苒,当青春不再,当恋爱时的激情回归平淡,会让人温馨的爱情,不是千回百转,而是在婚姻中相濡以沫,携手终老。婚姻幸不幸福关乎一个人的一生,对女人来说婚姻的作用更是要大于男人,所以一个女人的婚姻幸不幸福,是非常重要的。有人曾和我说,她很羡慕那些婚姻幸福的女人,从内到外,一眼就可以看出婚后过得幸不幸福。或许你会怀疑,一个人的婚姻幸不幸福真的可以一眼看出吗?是的。对一个女人来说婚姻真的很重要,那么婚后过得幸福的女人有哪些共性呢?一、生活精致,举止从容不管到什么时候,一个人的外表都是张明 [...]
爱情历来是无数文人雅士抒发情感的主题,人类文明自诞生以来就留下许多或动人、或凄美的爱情故事和情意绵绵的诗歌。有记载以来最早的爱情诗歌见于《诗经》中的《国风·周南·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它是《诗经》中的第一篇,显然这是一首男子追求女子的情歌,能够排在第一位,可见古人也认可对爱情的追求是一种正常的自然情感。当然,《诗经》中对关于爱情的诗歌不止一首,还有几首也很有名,如《诗经·秦风·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大片的芦苇青苍苍,清晨 [...]
人生总是免不了离别,这一秒我们还欢聚一堂,下一秒说不定已经各安天涯。天涯是许多人放逐内心的处所,也是隔断亲朋好友感情的障碍。今天与大家分享七首诗词里的天涯,感受诗词中的离愁别恨之情。1.《蝶恋花·阅尽天涯离别苦》——清·王国维阅尽天涯离别苦,不道归来,零落花如许。花底相看无一语,绿窗春与天俱莫。待把相思灯下诉,一缕新欢,旧恨千千缕。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赏析:天涯离别有多苦,经历过的人都懂。我早已历尽天涯离别的痛苦,想不到归来时,却看到百花如此零落的情景。这才知道离别之苦哪 [...]
“新喜剧之王”?今年贺岁档就俩字,奇幻。有人说是神仙打架,有人说是菜鸡互啄。你说奇不奇幻。要我看,这最奇的是,这个春节档把所有在喜剧届“有一定地位”的人,都炸出来了。怎么看怎么鲜血淋漓。先是周星驰,他电影的名字暗喻了春节档的纷纭——《新喜剧之王》,是谁呢?我听到的答案里,他自己是得票最少的。回到1992年,全年的票房排名前五里,都是他的喜剧。而如今,他造的梦,大家流着眼泪也不信了。接着是葛优,以前冯式贺岁片里的一座山。上春晚和蔡明、潘长江一起演了个小品,演完叫我们知道除了他自己笑场, [...]

《九州缥缈录》——铁甲依然在

《九州》是江南的一部代表作,小说中刻画的人物个性鲜明。故事主要是围绕三个年轻人展开的——姬野、吕归尘、羽然。这三个年轻人,来自不同的部族,却都成就了不朽的功绩,结束了乱世,创造盛世。但各自的结局,似乎都不是很美满。英雄末路,英雄成就了不朽功绩,但在成功的道路上,必然踩着无数的尸体才登上顶峰。姬野,吕归尘,乱世中的两颗璀璨明星,来的快,去的快,到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他们所做的事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完成的。“铁甲依然在”,是天驱武士的口号,更是一种信仰,天驱的最终目的是维护世界的和平。与之 [...]
今天的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心已冷,我不再是昨天那个对爱充满浪漫情怀的人了,对爱,我已心灰意冷。我不想去想自己到底错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让你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现在我才清楚,其实,爱情不属于我,我曾经以为我拥有你的爱我好幸福,我一直以为我的爱情是成功的,我看着别人为爱情而伤,为爱情而苦,我暗自庆幸还有一个人还这么深深的爱着我,我以为我们的爱情会永远,可是,我还是错了。是的,我需要你的爱,可你给我的并不是我想要的,你是给了我爱,给了我一种虚无缥缈的,却让我以为会永远幸福的爱,我一 [...]
女人们不光是要享受男人在感情里对你的付出,你还要能够主动去追男人,让他能够接受你。你要能改正自己身上的缺点,学会自我检讨,不要在遇到感情问题的时候,就总是先想到要去责备男人。这样做的话会让你看不到自己身上的缺点,长此以往,你很有可能就会发现自己总是不幸福。哪怕是你离过婚,你也不能自暴自弃,你也不能对自己失去信心。同时,你还要学会自我检讨,看到自己身上存在的各种问题。你要明白,女人不能够改变这些缺点的话,即便离婚之后再婚,也一样会不幸福,你一样还是会被男人一脚踹开。你绝对不能够总是太自 [...]

共享单车一地鸡毛

作者:龚进辉如果盘点过去几年的创业风口,共享单车绝对可以入选,在其最风光的时候,吸引百亿资金、上百个玩家入局,其中不乏阿里、腾讯这种顶级互联网公司的加持。不过,共享单车的风口消失速度比想象中快,摔死的“猪”不计其数,就连头部玩家摩拜、ofo也未能幸免,不禁让人唏嘘不已。事实上,从2015年、2016年的萌芽到2017年的风光无限再到2018年的一地鸡毛,共享单车大起大落不过三、四年光景,却让公众大开眼界,不仅看到了创业者的投机、不成熟,也看到了巨头之间的利益博弈,以及创业者与股东的竞 [...]